您的位置:首页 > 社区 > 韩剧奸臣(韩剧《奸臣》)

韩剧奸臣(韩剧《奸臣》)

韩剧奸臣(韩剧《奸臣》)

韩国电影《奸臣》常常被贴上“情色电影”的标签而备受关注。


但,与一般类似的电影给人的感觉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当你准备好好的用艺术的眼光来好好欣赏一番时,你会发现,这部电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的简单,甚至在某个时刻,你会被其中的人物命运所触动。

这部叫《奸臣》的韩国电影,表面看起来很情很色,实际却是在勾勒和展现权力的残酷与人性欲望的某种可怕的阴暗面。


几乎每一个场景都体现了创作者的讲究,无论是房屋装饰的设计,还是其中所用工具(譬如毛笔、宣纸甚至木质器具),都经过精心设计,并且用镜头展现时,会有一种大气的感觉,一种古典的唯美。


而每一个性爱情节,又都很克制,适可而止,恰到好处。镜头展现的身体部位并没有轻易露三点,每一个镜头的运用和剪辑,都控制在了一定的尺度。而这个尺度,既勾起了观众的“热情”,又守住了底线,克制得恰到好处,呈现出另一种游走于禁忌边缘的美。

但这种美感也仅仅止于性爱场面的外表,而不是影片对性的反思拷问:因为这些性爱或情色背后,并不是在传递神圣的爱,而是近乎残忍的权力的发泄或权谋的工具。


比如影片里颇为残暴可恶的燕山君,他掌管最大的权力,整个朝鲜王朝都在他的掌控之下,可以为所欲为。他倒是一点都不客气,对自己拥有的这个权力丝毫不放过任性的机会:可以为了报一己之仇而大开杀戒,整个朝鲜天下都被他的命令陷进一阵恐怖的杀气里,多少生命因此被害,官不敢言,民不聊生。





可以为了满一己之欲而随意“临幸”民女,无论在何时何地,就地享受肉欲快感;可以为了圆一己之趣,就调动全国之力搜集全国“美女”,筛选最美的,有可能只是为了画一幅乱七八糟的淫乱之画......而最令人背脊一凉的,在于这个暴君竟然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情好坏随时开杀行色,那段射杀“反动份子”的戏里,天空昏暗,氛围萧瑟,充分展现了燕山君暴烈残酷的一面。

​比如影片里那对“奸臣父子”之子任崇载,自小到大,亲眼目睹姐姐被强奸,母亲被逼死,父亲虽会玩弄权术,却很软弱,这一系列的成长背景,造就了他不苟言笑的老城,以及心狠手辣的城府。




​看起来很平静的脸面之下,隐藏的却是一颗极为狠毒的近乎黑暗的心:视大多数女人为工具,视大多数生命如草芥,杀人不眨眼,害人不内疚。而他所有作奸犯科的行为的目的,就是为了复仇,就是为了获得更高更大的权力。


但他同时又有柔软的地方:他深爱着那个自愿献身的丹熙,总是陷入对年少的回忆以及对内心欲望的幻想。可他又不得不亲手将心爱之人送入虎口,内心煎熬,反倒加强了他的报复之心,也加大了他的欲望。




​而影片的女主角丹熙,长得一副姣好的面容,有着一股清纯的气质,却仍然甘愿献出自己的身体,看起来是为了自己追求富贵荣华,实际上也是为了复仇:为家父报仇,为整个家道复仇。


她本就因为政治原因而沦为街头耍杂艺人,生活艰苦,内心却一直怀有复仇之心。有一个可以近身燕山君的机会,她不想错过,即使内心有一百个不愿意,也不得不做出甘愿的选择。




​这是一种牺牲,也是一种为了实现复仇目的不得不采取的手段。她当然也明白任重载对她的爱,但她更明白奸臣意味着什么,她不愿真正奉献给燕山暴君,也不想委身给奸臣。


她不像那个妖娆的妓女那样有着明确的追逐荣华的目的,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复仇。这种复仇的动机支撑着她一步一步靠近燕山君,牺牲肉体,奉献情色,表面看放荡,实际上,更多的是令人怜悯的悲情。

她不像那个妖娆的妓女那样有着明确的追逐荣华的目的,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复仇。这种复仇的动机支撑着她一步一步靠近燕山君,牺牲肉体,奉献情色,表面看放荡,实际上,更多的是令人怜悯的悲情。




所以,当你看完整部电影,你会发现,原先抱着爽一发心态观看的所谓“情色电影”,并没有太过尺度的情色,它只是一层外衣,包裹着的,是一种权力争斗和人性欲望的内核。


而诱发所有情色动机的,并非仅仅是人性欲望中那个色欲,而是权力权谋之欲。可以说,情色只是电影《奸臣》的外衣,而催生这些情色动机的“春药”,便是权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