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区 > 晚晴李商隐(晚晴.李商隐)

晚晴李商隐(晚晴.李商隐)

晚晴李商隐(晚晴.李商隐)

晚晴

深居俯夹城,春去夏犹清。

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

并添高阁迥,微注小窗明。

越鸟巢干后,归飞体更轻。

这首《晚晴》是一首典型的五言律诗,讲到这里,我们先来谈一谈五言律诗的发展历程。

简单地说,五言律诗发源于南朝,初唐时基本定型,成熟于盛唐,成就最高的首推杜甫,他的作品如《春望》《春夜喜雨》《登岳阳楼》等,气象巍峨,变化万千,被喻为“千古以还,一人而已”。当然诗仙李白的五言律诗名篇也不少,《渡荆门送别》《秋登宣城谢朓北楼》等,诗句浑然天成、风格飘逸自然。李杜之外,唐朝诗人王维的五律也非常出众,《山居秋暝》《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等作品清新脱俗,意境深远。到了晚唐,李商隐的五律直追李杜,我们今天要读的这首《晚晴》就是如此。宋代以后,五言律诗逐渐衰落,名作较少。元代推崇唐诗,出现了吴澄、胡炳文、黄庚等一批写作五律的诗人。明清以后,这种诗歌体裁渐渐式微。

在对五言律诗的发展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之后,我们来读这首《晚晴》。首联“深居俯夹城,春去夏犹清”,一个人住在深幽僻静的居所,俯瞰夹城,春天已经过去,炎热的夏天还未到来,空气依然清朗。这两句诗看似平淡,实则点出了写作的时间、地点与情感基调。一年四季、高山低谷,各有不同的阴晴景色,第一、二句以“俯夹城”和“夏犹清”给“晚晴”做了限定,时间在春末初夏,诗人在登高远眺。那么情感基调是什么呢?我们来看这首诗写作的背景,这首诗写于李商隐远离京城的政治旋涡,来到桂林做幕僚之时,当时朝廷的牛李党争令李商隐痛苦不堪,他空有一腔才华却遭受排挤和忌恨,来到桂林之后精神上得到了些许解脱,终于变得神清气爽起来。这个“清”字就给本诗定下了情感基调。

颔联“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意思是处于幽暗环境中的小草饱受雨水的浸泡,终于得到上天的垂爱,等到了雨过天晴的时刻;人世间也极其珍惜这片刻的晴朗。诗句将幽草拟人化,联想到了人,诗人与幽草有着相似的命运,生长在幽暗处,不受人关注,长久地在阴郁中度日而不见晴日,如今终于抛却了以往的厄运,就更加珍惜眼前的晚晴。晚晴瑰丽而易逝,虽然来得晚些,但对于久逢低谷的人而言,仍然倍感幸运。

什么样的美景如此令人看重呢?颈联“并添高阁迥,微注小窗明”做了具体说明。这两句以倒装的形式着重地描写了令人心境舒畅的景色。诗人登上高阁,极目远望,雨后的天空更加宽阔而深远,夕阳的余晖洒满大地,有几丝光线透过窗棂,房间里也变得明亮起来。诗人偏居西南腹地,在温暖的阳光中感到了无比的轻松和慰藉。这难得的一刻清静,夹杂着一扫阴霾后的喜悦,升腾为摆脱俗世纠缠的明朗心境,重拾起对未来的信心,这种变化仿佛是天意为之,这一抹晚晴因此显得格外令人珍惜。

尾联“越鸟巢干后,归飞体更轻”,雨停了,窝巢也被太阳晒干,天色将晚,鸟儿也到归巢的时候。全诗通篇透露着雨过天晴之后的清爽与愉悦,通过写深居与夹城,幽草与越鸟,高阁与小窗,在“晚晴”这样一个瞬间即逝的情景下,表达出诗人自己内心的变化,那就是“重”晚晴,这一刻来得太晚、太不易,却美好而温暖至极。

是的,人间最美好的东西并非芸芸众生所追求的那些物质财富,而是那些就在我们身边却常常被我们忽视的“小确幸”。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