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区 > 九月花(明水河镇九月花)

九月花(明水河镇九月花)

九月花(明水河镇九月花)

  内蒙古,九月的兴安盟,西部小镇,百花争艳,异香充满了花园,半山坡上有人牧羊,恰如白云飘山间。高天民航尾迹横空划过,好似利剑破长空。明水河弯延九曲绕山而出,汇入山间森林平原,尤若长龙游戏人间。马鞍山卧在眼前,正如牧骑下马喝酒空留的鞍,好一个特门牧区九月天!

今天,天气不错,信步绿色氧吧,边走边拍,留下这瞬间记忆,待手机装满了再制成美篇,分享出去,大家共赏。

  茄子花开紫紫紫,

  恰似吊钟挂高枝。

  茄秧阔叶绿如花,

  蚂蚱偷食绿腿肢。

紫苏,又名:古名荏,引子,苏子,白苏,苏麻,野生紫苏,耳齿变种紫苏,回回苏等,可入药,可食用,作鱼等。这种野草很常,我们常叫它:野苏子,

  香薷,又名:细叶香薷,石香茅,紫花香茅等,可入药,开着很小的紫花,

  它的生命力很旺盛,一茬被清除,另一茬就开始冒芽了,这就是自然的力量,它们不是一起发芽,而是留有强大的后备军,一但成株死掉,后备军中一梯队会马上发芽,周而复始,叹为观止…

  香薷,

  香薷,我曾在一处拔掉成株,抹平地面,观察新芽,成株后又拔掉,又有新芽长出,自然的力量很伟大,它有多少种子?难道鸟雀吃食从不吃干净吗?人眼若不借用现代化观测仪器,真得是分不清它的种子,只能把它混同于土壤粿粒…

  香薷,它们和其出野草一样,肯定是隐含着一组基因秘码;大哥占在这里时,老二等待老大招唤的机会再发芽,老三等待老二的招呼,老四…

香薷,又叫:细叶香薷,石香茅,紫花香茅,等等…

可入药,<本草纲木>中李时珍有叙述。

反正我叫惯了,还是叫它:野苏子,总觉得它可以做香料,也试吃过,没啥不良反映。

  圆果蔊菜,又名:风花菜,蔊菜,叶香等等…

可入药

  花草丛中的雕塑,

  野猪,

  公园中的长亭,

  小野花,叫:老鹳草,别名:贯筋,五叶联,老贯筋,老鸹嘴。全草可入药。

  这一串串好看的紫红花,它叫:千屈菜,别名:水枝(芝)锦,全草可入药。

  这些花很漂亮,就是:千屈菜。

  千屈菜,

  这是常见的黄花,叫:长裂苦苣菜,别名:短耳苣卖菜,北败酱,匐茎苦菜。可食用,如蒲公英(婆婆丁)般食用,只是味偏苦些,可入药,主治:清热解毒

  长裂苦苣菜

  长裂苦苣菜,

公园中遍植此花,她叫:细叶穗花,

  紫叶李,即紫黑色的樱挑李,类似于李子,只是肉少,酸涩了些。

  本地山中多产绿叶的这种李子,当地人叫它:臭李子,其实真名应叫:稠李子,或叫:细齿稠李子,一样也是肉少核大,酸涩,一般当地人在第一次霜冻后才开始吃,我前后试吃过,的确,霜冻后吃就酸甜少涩了。

公园中曲径通幽处的长亭与木栈道,起到了分割视线的作用,

  现在看着太实出扎眼,没有溶入周围的自然环境中,夏天的毒日下,谁敢在其下纳凉?如果种植上爬藤植物,如;忍冬,金银花,或是吊灯树,香肠树,腊肠树等藤本植物,夏天就会更加美丽,凉爽,宜人。

  野玫瑰花,

  此花在这里有很多 ,叫:波斯菊,又叫:秋英,大波斯菊。

过去我们都叫它:格桑花,英雄花,因为它耐寒,适合北方种植,且好看。

  秋英 ,

我爱这里的一草一木,更爱这里的山水天空,随然我不是这里的原住民,离开了空气污浊的城市森林,来到这里视野开阔了,心胸宽广了,吃上自己种植的绿色食物了,没有了城市中,那快节奏的作息制天天追命了,身心放松了,时间自由了,于是,我爱上了这种田园牧歌般的生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