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区 > 天坑图片(崛围山天坑游记)

天坑图片(崛围山天坑游记)

天坑图片(崛围山天坑游记)

  如果不是跟着驴友完成了一次崛围山天坑徒步休闲游, 我想我这辈子对崛围山天坑的 欣赏 ,只能局限于网上的那些图片中 。

上午九点, 我们一行16人 , 准时从呼延村公路口向崛围山进发 ,我没想到这个自发组织的自由性群体, 对时间的概念竟然这么严肃 。我想这完全是出自于一种觉悟 ,这觉悟就是 ,你一个人无论如何都很难面对大自然千奇百怪的挑战 。你必须自觉自愿的依赖于一个群体 ,依靠群体的力量和智慧 ,克服你的无知和胆怯,克服你的鲁莽和任性。

  由于我在前一次徒步中, 腿部肌肉受到挫伤 ,虽然现在已无大碍, 但是心还有余悸, 不敢放开步子走 ,没多久就落在了队伍的最后。 这引起领队频频后顾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也知道没有哪个领队会没有比我们更多的付出 ,也没有哪个领队会比我们承担更少的责任。 在这一点上,我容忍了自己的自私,一种愧意感漫上心头 。

还好 ,我不是故意的 。

  我真羡慕那些老驴子 ,攀山爬坡 ,如履平地,不慌不忙 ,不喘不嘘,还有时间和路边的小贩攀谈讨买, 和路边的花草树木亲昵拾趣,脸上洋溢着满满的欣喜。

我真希望他们再多一点这样的情趣,多一点,再多一点 。给我挤出一点时间 ,别让我赶路,赶的这样匆忙 ,这样狼狈!

  沿着景区大路盘山而上,大约3km后的一个拐弯处 ,我们跨过了公路的防撞栏杆 ,开始了今天真正意义上的崛围山天坑徒步探秘活动之旅 。

跨过防撞栏杆后, 有三条被杂草淹没的 羊肠小道入口 ,大家面面相觑无所适从 ,这是需要选择的地方。 尽管在景区的大门口就竖着两个显明的大牌子 ,一个是崛围山天坑的介绍, 一个是详尽的徒步线路图 。在这张线路图上 ,你绝对找不到这个探秘的羊肠小道。依靠这张线路图,你可以围着天坑边不厌其烦地转,也只能远远地看看天坑的大概模样,你看不到天坑的底部, 也就无法想象和享受天坑探秘的刺激和心跳 。

我真佩服两个老驴的记忆力和经验, 他们少许观察和判断后 ,准确无误的选择了最左边的一条小路。 无疑这个时刻的正确选择 ,会让大家少走很多弯路 。

人生的旅途, 都有不同的岔路口需要选择。 每一次选择 ,哪一个会没有风险? 在徒步中 ,老驴用自己的经验为大家做了选择, 只需一声谢谢即可 。而在你人生的岔路口, 如果遇到贵人帮你指点迷津 , 我想那不是一声谢谢就可以释怀的 ,应该是一辈子的感恩 。

我相信懂得感恩的人,他一生的幸运总不会少。

  世界上没有哪一种美好的探秘是可以像囊中取物 ,唾手可得的 。这个世界,没有不经过寻觅就能飞来的青鸟 ,也没有不经过曲折就能看到的美景 。

贴着绝壁的羊肠小道 ,一边是万丈深渊, 一边是刺梅和荆棘丛生,更有那些纤细的茅草 ,见缝插针 ,无处不在 。用它们顽强的生命力 ,向世界宣誓着它们的存在, 也掩盖着路边暗藏的危机 。你根本看不清路有多宽, 一旦在茅草上踩空 ,那滑草的速度绝不亚于滑雪。在这样的路上行走, 你只能一心一意低头看路 ,如果想的太多, 总让人不寒而栗。

  那些生长在背阴处的灌木 ,不管不顾地竭尽全力, 将自己头顶的绿叶托向太阳, 全然忘记了自己赤身裸体的灰褐色枝条 ,历经风霜雨雪,已全然变得满身疮夷 ,扭曲和变形成全了的大千世界另一种凄美 ,也给了我们一种微弱的安全感 。行走在这样的路段, 无论你身材有多好, 身体有多强壮, 你也不能抬头挺胸, 只能是弯腰弓背 ,名副其实像一头负重的驴 。

  踏过茅草地 ,跨过荆棘丛,穿过灌木林, 眼前是一条弯弯曲曲似路非路的小径,堆满了落石和被落石砸断横亘在路中的树干, 其悲惨的场面 ,就像电影中的古战场 。我的心情不由得有些沉重 ,感觉这里危机四伏。还好走过了幽暗 ,这里丝丝缕缕的阳光 ,多少能给人一些温暖和踏实的感觉 。

  跨过一堆巨石和杂七杂八的树干 ,眼前陡然一亮 ,绿草茵茵,阳光明媚 ,我们终于到达天坑的最底部了, 所有的疲惫一扫而光。 扔下所有的负重 ,伸开双臂,仰望蓝天, 阳光是那么的耀眼。 眯着眼缝儿 ,向天坑顶部望去 ,阳光折射出一圈一圈的光晕, 隐隐约约像七色彩虹。

人们说看到彩虹的人就会看到幸福,可谁知道这样的彩虹, 也需要历尽艰难的追寻。

人世间没有随便幸福这回事儿, 只有经过辛苦耕耘 ,亦或艰难跋涉 ,才会真正品味幸福的味道。

痛过痒过的人, 才会珍惜那些不痛不痒的日子 。_____这话不是我说的 ,但我觉得是谁说的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懂 。

  面对着从天而降的美景, 我感觉有些迷茫 ,似乎这美景在这里等了我1000年。 而我在路上等自己, 等我走过的自己,等我离开的自己, 更寻觅远方的另一个自己 。

总以为在岁月里的所有艰辛跋涉 ,都是为了一种积累 ,真没想到有一种千年的等待, 那是一种心灵的回归 。

当你站在天坑底部那浓浓的绿意中 ,似乎是毫无防备地跌入了一副浓墨重彩的水墨画,你分明也是画中的一部分 。我感觉到了一种和谐 ,那就是以一种最美的姿态,与整个世界相爱,你就是别人眼中最美的风景。

  正当我沉浸在如梦似幻的遐想时 ,人群中有人发出惊叹的大喊 :“快看,兔哥在那儿!”

我顺着他的手指向绝壁的半山腰望去, 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影在晃动 。我为他捏把汗, 手心里顿时湿漉漉的。 天啊,那可不是你家的飘窗 ,你怎么会站在那儿 !

身边有人告诉我 ,那就是避难洞 ,古时的关公和张良, 曾经藏在那个洞里避难 。在上世纪50年代, 附近村庄中有一对热恋中的青年男女 ,为了与封建的婚姻观抗争, 在这里双双殉情 。

都是在这里避难 ,不同的是 ,张良在随后的岁月, 成了社稷的栋梁 。而那一对热恋中的男女青年 ,只是用宝贵的生命,成全了他们心目中的地久天长 。

凄美的传说 ,再一次拨动了大家探秘的好奇心, 一个个跃跃欲试 。我本不想参与 ,但这张充满皱纹的老脸, 总不能输给走在我前边的那些窈窕淑女吧!

爱面子 ,活受罪 !可悲,复可悲呀 。

只是,我可以接受失败 ,但绝不能接受没有经过奋斗的自己 。

  有时我真佩服自己这张被岁月划伤的老脸, 还有支撑这张老脸的勇气 。我竟然四肢并用 ,迷迷糊糊的爬上了避难洞,只是感觉两个脚脖子有点儿软, 双腿微微颤抖 。想扶住洞口的断壁残垣 ,又怕引起共振 ,再多一个缺口 。

战战兢兢地向天坑的底部望去 ,那一片亮眼的绿 ,绿得让人陶醉 。仿佛空气里也弥漫了绿的颜色 ,给人幻觉 ,好想长一双翅膀飞下去。 看着绿色草毯中身着彩色衣服的驴友 ,像一朵朵鲜花点缀在其中 ,分不清男女, 也分不清谁是谁 。只知道他们很可爱, 他们都是我眼中最美的风景 ,好想让时光停顿, 把这份美永久地镌刻在记忆中 。

  为了不破坏天坑底部的植被, 我们走出天坑 ,在一堆碎石滩中开始进餐和休憩 。大家带的食品五花八门,大部分都是快餐 。领队竟然带着一个足够五个人使用的大锅点火做饭,厨艺也真是了得 。排骨汤,玉米羹轮番出锅,口味也美得让人乍舌 。更有一个叫青儿的驴友,带着一个不用电,也不用火的什么煲,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那玩意儿叫什么名字, 只知道它里边儿装的银耳红枣莲子羹 ,好甜,好甜,让人回味无穷 。

某些人在野外就餐的那种陶醉样子, 到现在回想起来 ,我都忍俊不禁。其实就是一盒儿 ,鸡蛋炒大米 。

  总有一些年富力强 ,不知疲惫的驴友, 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劲儿 。

有的在唱歌 :“对畔畔的那个圪梁梁上/那是一个谁 /那就是我要命的二妹妹 /........”。歌声字正腔圆 ,委婉动听 ,以为是专业 歌舞团出来的演员 。

还有的人上山去采药 ,带回来大把大把的黄精和玉竹,真让人羡慕。 嗯,美女们用各种零食相换, 最入情境的是棒棒糖, 大家人手一只 ,即使是五大三粗身强力壮的大老爷们 ,也挡不住棒棒糖的诱惑 , 也因了这甜甜的棒棒糖 ,唤起了大家儿时最天真最美好的回忆 。

那一刻,大家都在甜蜜着,幸福着。

  稍事休息 ,大家打扫聚餐的战场垃圾装袋, 自觉带走。 驴友们对大自然的热爱, 常常体现在那些微不足道的细节中 ,这不仅仅是一种素质更是一种让人钦佩的品德 。

回程是走的绝壁的另一侧, 小路的惊险程度比来时更险,风景也更美 。只是我无法继续写下去 ,因为想起来除了惊心动魄的余悸 ,还有就是让人美的有些悸动的心跳 。

  在观景台上 ,留下我们的最后一张合影, 大家恋恋不舍 ,天空中飘来迷幻般的祥云 。我感觉在这样的情境中 ,照相机也陶醉了,没有拍出每个人的细部表情 ,只是把一种朦胧的美 ,留在时光的记忆中 。

我相信, 再过五年十年 ,我们可能会遗忘对方的面容 ,却不会忘记 ,崛围山天坑徒步休闲游带给我们的, 幸福时光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