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区 > 此时风味(初秋颜色此时风味)

此时风味(初秋颜色此时风味)

此时风味(初秋颜色此时风味)

今年的夏,来得格外温柔,

走得也默无声息……

又值立秋时节,

孑行山野,别有风味

朝霞

清晓凌绝顶,荡胸生层云

似彩墨轻描,疑锦缎挂晓

对于霞,总有别样的情愫,不知是因为与之相关的织女传说,还是因为它的变幻多姿,五色缤纷。

霞是一种天气现象,民间说“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因而大家更愿意看见晚霞。

而我,独钟情于朝霞——可能会带来阴雨,但至少天幕因它绚烂过;只有短暂的美丽,但至少让世人赞叹过。

阴雨的降临,可能会抹去它曾洒向人间的曙光,为世人嗤之以鼻,无妨。

多少个清风拂面的早晨,只看见满天的云霞,便觉得生活可爱,未来可期。

山野

金风又起,青草微黄

山原尽染,温婉拂袖

山野,是四季天然的卷轴,每个时节都呈现出别样的魅力。

秋,无疑是最多情的季节,农人丰收之喜,游子思乡之苦,思妇盼归之切,行人伤时之凄,百般滋味,皆为秋所收容。

多愁善感,是我。

每每见到这样的景色,便生出凄凉之感——去年,这里,也是这般模样。同一时节,同一地点,心境早已不同,现在的我,也终不是从前的我。那些逝去的年华,都如阡陌上的点点黄花,随风,逐水、逐尘了……

我深知,错过了,便无法挽回,失去了,就是一辈子,因而更加珍惜当下的所有,物如是,人亦然。

由青转黄的山野,总唤起我的愁思,又抚平我的忧伤,令人流连……


渐秋风,

雪清玉瘦,

向人间无限依依

“东篱采菊”,是陶潜之悠然,“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樽”是一种生活态度。于行走在当代的我们,只留下醉吟的背影。

“帘卷西风”,是易安之忧思,南宋烟尘中的一剪倩影,穿透遥遥岁月的雨雾,至今待人追寻。“卒年不详”是刻骨铭心的痛,是对乱世美神的惋惜——万里河山,文人叱咤风云的时代,独独容不下一个才高的女子。

我见到的菊,漫山遍野,挤挤挨挨,盈满盛世的气息,定然是与二者所见不同的。与他们的联系,便都寄寓在这一字之中。

所见不同,却能读懂他们的心。

其实啊,情到真时,便不需要载体,见与不见,一念而已。

雨霁

淡淡秋风微雨过,流光瘦减繁华

为问几许落人间,一抔清芬寄巴山

秋雨,是转寒的标志,是愁思的常见载体。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是蜀地的特有风情,很荣幸,能在这里见到与千年前同样的夜雨,能遥望诗人对雨思人的那份惆怅。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是曹翁对黛玉心境的描摹。

秋夜的雨,仿佛更能引起人们的思情。是后者沿袭前人的心境,还是真的都是由衷倾诉?我也曾伫立夜窗前,对着秋雨入神,就在那一瞬,我似乎读懂了所有秋思。

从前,读那些羁愁的诗词,只读出忧伤的美感,却读不出刻骨的伤痛。那些云海相望的分别,从来都是别人的,那些孤立伤神的思归,也终不是自己的。

直到,我离开了家乡,在异地,一个人……

蝉声

十六年,只为,这一个夏天……

从小便厌恶夏天,不止是因为炎热,还有枝头那不停歇的鸣叫。

直到老师告诉我们,幼蝉要在地下等待十六年才能到地表蜕壳,而它的生命却只有这一个夏天,等秋风一起,它的一生便终结了……心里便原谅了那枝头的嘈杂,静听时,仿佛也不再心烦意乱。

“夏虫不可以语冰”是对见识短浅之人的讽刺,我却总是先想到它的表意——世间的百态,不能悉数领会,何尝不是夏虫的遗憾?但我为它遗憾,或许它已经满足了。

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是夏虫,既然终究无法尽观所有,何不珍惜我们所拥有的这个夏天?

倾尽一生去爱这个世界,便无悔。


为道当时贪玩乐,流连烟火几经秋。

秋风又起,去体悟一下这独有的风味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