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区 > 一片树林(那一片树林)

一片树林(那一片树林)

一片树林(那一片树林)我的父亲——王笃裕

i还是那一片林,老家那片充满了我无数梦想的树林。树叶儿还是那么碧绿,小鸟比以前更多的站在更高的树梢儿唱着婉转的歌儿……多么熟悉的地方啊!

每年暑假,父亲就带我们回老家过,我就爱上老家这片树林了。每次吃完晚饭后,我就喜欢在这片树林里散步。踩踏着铺积了厚厚一层枯叶儿发出的沙沙声,就像是美妙的音符,敲打着我充满梦想的心坎:父母是教师,爷爷是退休的教师,我也要当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啊,太美好了!听着风吹树叶的“枫枫”声,听听鸟儿呼朋引伴地卖弄清脆的歌喉……我忘掉了时间的流逝,直到父亲和爷爷散步路过,父亲笑呵呵地招呼我:孩子,百鸟归林了,你也该归家了。

父亲的招呼声仿佛犹在耳边回响,我的心情一下子沉了下来:唉,要是父亲还活着该多好啊!他永远是我人生道路上的指路明灯……

随着上山下乡的大洪潮,我当知青去了。看来当教师的梦想无望了……

……我又来到这片树林,背靠大树慢慢坐下,望着天空发呆……

“孩子,爸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要实现自己的梦想,就不要放弃努力。我不相信国家永远用“选送"来培养大学生。孩子,好好利用工余时间复习初、高中的课程,机会是为有备而来的人准备的……"看着父亲慈祥的目光,听着诚恳的话语,我不知不觉地流下了眼泪:

爸,我懂了!……

可是此时,当了中学高级教师的我,郁闷的心情感到阵阵的空虚,踩踏着的沙沙声就像跑了调的乐曲,连小鸟的叫声也那样的叫人烦……

我找到上次背靠的大树,一句老话在我脑海迸出:背靠大树好乘凉。可我的“大树"呢?唉,要是爸爸爷爷还活着,那该多好啊!……

我背靠大树慢慢坐下,思绪飞扬……

父亲兄弟五人,爸是老大。爷爷健在时,老家是我们向往的地方。大家庭里人人和睦相处,对长辈孝敬有加……

老家坐南朝北排列着两间宽敝的高大瓦屋。虽没有高档的家具,可布置得整齐干净。正堂屋前面有一个宽阔的前庭,爷爷井然有序地种了各种不知名的野花,有红的、粉的、紫的、黄的……大小的蝴蝶在花丛间飞来飞去。爷爷“明文"规定:不许采摘小花朵,不许在花丛间抓蝴蝶,只能当观赏用……

那时,我记得爷爷搬过木睡椅,静静地入神地看着那些野花,口里喃喃念着那些我们听不清也听不懂的诗句(后来才知道是古诗)。这时,我们几个小的就搬来小凳子,静静地坐在爷爷旁边。当爷爷念完后,我斗胆地问爷爷:爷爷,给我们讲故事,好吗?

“好!很久很久以前……"

不少有关孝顺、立志、奋斗的故事从爷爷嘴里流出,烙在我们幼小的心田里……

时光过得真快啊!当轮到父亲在这个大家庭里当家的时候,有一件事让我终身难忘……

族里要建宗庙,每户出资二千元。可二叔公夫妻二人年老多病,儿子在家务农,俩个孙儿又小,一家六口挤在一间破旧的小瓦房里。这次要他出资二千元,有点“雪上加霜”。在族里开会时,二叔公提出他没法出钱,只出劳力。可族里的兄弟也并非富裕呀,见此,有几位兄弟也表示只出劳力不出钱,其他的也沉默不作声。会议陷入僵局。只见父亲站起来:我来说几句。

兄弟们知道父亲是当校长的,平日里父亲在他们心目中就是讲道理的代表。

大家一下静了下来。父亲说:“我有个提议。按道理说,二叔公家出二千元是应该的,他是兄弟之一。可二叔公家的困难大家有目共睹。我只想说,我们在讲道理的同时,应向困难户倾钭,因为我们是同一宗族的兄弟。二叔公家二千元我负责出一半,一半由二叔公负责宗庙的建造时出劳力,大家看行不行?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只见在海口工作的一位兄弟站起来说:“我平时都没回老家,春节才回来一趟,我也出一半好了。”

大家七嘴八舌又议开了……

父亲再度站起来说:“你我都是双职工,这个份子钱你应出齐了。如果你只出一半,春节回来你就不要进宗庙拜祖宗了……

……

这件事,族里兄弟对父亲多了几分敬佩,尤其在我的心里荡起了漪涟:家,是我们所有人的情结所在,要想有一个和睦的家,多么需要一个充满公平、公正的主持“大局”的人啊!

“我们在讲道理的同时,应向困难户倾钭",这句话,对别人来说,也许是一听而过,可它在我的心里久久回响,经久不息……


一阵风吹来,我的思绪回到了这片树林,“人固有一死",父亲、爷爷虽已远去了,可他们的影响会一代一代的传下去:的……我忽地站了起来,拍了拍那棵大树,仰望着大树茂盛的枝叶,郁闷的心情一下子松朗了许多:树叶儿还是那么碧绿,小鸟还是在尽情地歌唱着……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