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运动 > 何红舟(何红舟油画人体艺术)

何红舟(何红舟油画人体艺术)

何红舟(何红舟油画人体艺术)何红舟

1964年12月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1984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附中,同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 。1988年7月毕业留附中任教,1995年-1999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硕士研究生班。1999年起在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任教,2003-2007任教于油画系第四工作室。2007至今任教于油画系第二工作室。现任中国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院长、教授。

何红舟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讲到油画语言的表述方式。首先,是基于油画语言上的继承,它包括了西方绘画传统蕴含的两个面,沃尔夫林在解析西方美术史五对概念时就有提及线描式和涂绘式的问题。我们在总结西方传统绘画的时候,常比较文艺复兴早期跟巴洛克的绘画差异,也谈及线描式和涂绘式绘画这个话题,同时讲到清晰的表达与模糊的表达之间在受众心里的感受,你会感到明显的风格不同。例如文艺复兴时期波提切利他们是偏线描的造型,这与稍晚意大利南方艺术风貌形成对比。南方威尼斯画派的提香在这一时期就明显偏向于涂绘式的表达,这种用体、面、明暗来区分团块的方式,让色彩表达更自由,同时边线被适当的模糊,在高点、高光的表达上有了“笔势”的出现。也就是说,文艺复兴盛期的时候就有了比较生动活跃的用笔韵律,这里面就有你刚刚提到的油画用笔问题。到了巴洛克时期,卡拉瓦乔、伦勃朗就更倾向于图绘式的表现,用笔来释放物像的感受,不拘泥于对象的外轮廓,而是在明暗交接线与体面关系的表达上做内轮廓的文章,这里面有很多可以表达的内容我就不详述。对于艺术家而言,油画造型语言的两个面问题在当代变得更为开放,在视域观念与区域认知上逐渐在趋于个体认知的不同融汇,这是当代油画表述的一个重要特征。但是我们在一段时间对西方油画的理解很偏执,认为西方绘画最核心的东西就是对实体的表达。如果我们耐心一点,通过艺术的实践体悟,用中国人的审美语境去解读西方绘画经典,会发现他们彼此之间的差异与联系,同时从侧面表明了东西方绘画在一定高度上相融相通的关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