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运动 > 芒寒色正(芒寒色正写昊天)

芒寒色正(芒寒色正写昊天)

芒寒色正(芒寒色正写昊天)

知道画家韩昊是两年前的事。

一天,朋友圈看到他在市里画展预告,眼球被他古朴的构图和缤纷的色彩冲击到,于是决定届时前去一饱眼福。

那天刚好是周末。我驱车20多公里,好容易穿过拥堵的市区,好容易停好车子。几乎是跑着进了展厅,看到现场熙熙攘攘,摩肩擦踵。有的独自在画前静观,有的三五成群在画前指指点点评头论足。另外一些则在中空区排成长龙,顺序等待韩昊签名送书。

我排在长龙尾部,缓慢地挪步,不经意地远观画作。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刚好轮到我时,被告知因限时限量,书已派送完毕。我怅然若失,在肚子咕咕的催叫声中悻悻地离开。

今年韩昊又来了!画展在子真美术馆,离我很近,我抽出半天时间仔细观看了每一幅作品。

也许是上次没有认真看,也许是这次近距离多视角反复看过,我看出的不仅仅是韩昊的进步,而且是他的自信,特别是对色彩更加强大的驾驭能力。

“赋彩”是谢赫六法之一,也是国画难题之一,宋元以来在用色方面有所突破者无几,有尝试者大都无功而返,无果而终。

韩昊作为一名八零后画家,在圈内可谓一名“童星”。他博古通今,敢于创新。他揣着童心领略自然,仗着童眼观察世界,提着童手描绘天地。所以,作品的稚气折射出了天真,作品的拙气折射出了无邪,作品的意气折射出了包容。所以,在韩昊七彩缤纷的世界里充斥着童话般的真善美。画中的飞禽走兽像什么又不像什么,画里的人物像你像我又像他。所有生灵都在那安静又纯净的和谐环境中相处与共。所以,他才能把各种颜色处理的有条有紊,紊却不乱,通过色调搭配,同时把高远深远平远全部呈现在眼前。

每一幅画,与其说是韩昊的精神家园,不如说是人们日思夜想的香格里拉。

我和韩昊素昧平生,但他的画风应该也是性格使然。所以,我以“芒寒色正写昊天”为题,正是对韩昊保持高洁正直,以“色”除尘的寄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