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运动 > 绢纺(绢纺厂旧闻絮忆(十八))

绢纺(绢纺厂旧闻絮忆(十八))

绢纺(绢纺厂旧闻絮忆(十八))

云散长空雨过,

雪消寒谷春生。

但觉身如水洗,

不知心似冰清。


明代高僧:憨山大师诗作。。。。


前些曰子,从老同事那儿,无意地见到几桢老照片。内有已故彭厂长,胥爱志付厂长,光其,沈惠明等厂引进日本设备的工作合影,弥作珍贵。

第一次见彭苗生厂长,是七九年初,省絲绸史编写小组来厂开座谈会,当时,我临时也参加了,邦助抄写资料,由此,也稍微了解了嘉兴绢纺厂的漫长的厂史。有一件事情我感受很深,精练车间老退休工人周阿娣,在上班来厂途中遭遇车祸,彭厂长批示保卫科,出面与交警部门交涉,处理善后。胥付厂长要保卫科,车间派人去联系,并家访周阿娣。我与精炼邹老师具体参与。周阿娣是解放前进厂的女工,家境贫寒,老伴姓奚,家住东门,平日在家门口为人理发,并拣废品,维持生计。子女尚幼,后来,厂里念及其困难,安排两个子女进厂,在这处理过程中,我体会到彭厂长体桖工人的人情味,心想,在绢纺厂当个普通工人,也是幸运的,遇到了善良的领导。彭厂长,从五十年代中期即担任付厂长,文革期间,曾短期调入永红絲厂工作,后期,即调任绢纺厂厂长,并主持了二期与日本补偿贸易,引进日本精,粗纺机设备,为绢纺厂的发展,付出了很多心血,在绢纺厂的百年厂史篇章中,应该占有一定的篇幅。

最后一次见到彭厂长,大概是二O零八年的某天,那天,他到塘汇绢纺厂新厂区,找厂卫生室杭德巽医生看中医,问及他的身体状况,他说,还好,无大碍,只是相信吃吃中药。他让我陪他去車间看看,在正在运转的一溜排精纺机傍,看了好长时间。。。。。

二0一四年初,厂里一位老同事打电话告诉我,彭厂长去世了,因为,我在外乡,听说丧事已办过,只能遥寄默念,愿一位善良的老人,在天堂安息。

前二年,也传来消息,老胥也病逝了,他病了好久,原先,他就有肺气肿。沈惠明,也病故了,让人感到有些唏嘘。。。。。

写于二O一九:二:十。春雨的午后。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