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运动 > 霍临川(如果从未遇见你虐恋)

霍临川(如果从未遇见你虐恋)

霍临川(如果从未遇见你虐恋)


内容简介

苏清欢爱霍临川,爱的卑微,爱的飞蛾扑火。

明知道前方是龙潭虎穴,她亦不后悔。一步错,步步错。

最终,她含泪看着他,道,“霍临川,你可知道,我有多爱你?”

他冷着脸,无情道,“你的爱只会让我感到恶心。”

当她死在他的面前,他才知道什么叫后悔,什么叫撕心裂肺,原来,在长年累月中,他对她的爱早已深入骨髓。

第一章 他不爱你

看着自己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的各种菜肴,在这些菜的中间,点着几支蜡烛,看起来既温馨又浪漫。

苏清欢心情特别好,因为今天是她和临川的结婚纪念日,她特地做了不少他爱吃的菜,等他下班回来。

看了看钟表,已经晚上七点钟了。

现在应该下班了吧。

两个小时后……

还没有听到敲门的声音,所有的菜都凉了,那些蜡烛也都一支支的燃尽了。

她的心越来越凉,眼神暗淡了几分。

他每天晚上下班都会准时回来的,所以她从来不会打电话催他,因为她知道他会不耐烦。

已经九点钟了,她打开手机,翻到了那个熟悉的号码,拨了过去。

很快,电话接通,还没等她说话,里面便出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

“临川,你干嘛呢?”

苏清欢听到这个声音,脸色一瞬间煞白。

这是……

“临川,你在哪里?”她知道,他肯定在电话的那一头。

霍临川冷声道,“今晚我就不回去了。”说完,立马就挂了。

苏清欢眼泪不争气的在眼眶里打转,临川,你可知,今天是什么日子。

她不甘心,再次打了过去,却已经显示了对方手机已关机。

那个女声,她听的出来,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她回来了。

三年了,她还是回来了。

霍临川一夜未归,苏清欢就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了一夜,等了一夜。

一大早,霍临川打开门走进来,一身的酒气,很明显,昨晚喝过酒。

她听到声响,立马惊醒。

看到霍临川,赶紧起来,问他,“临川,你昨晚去哪里了?”

“我的事需要你管?”霍临川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她。

苏清欢咬了咬牙道,“我是你的妻子,是有义务管丈夫的事情的。”

提到“妻子”两字,霍临川眼神突然一凛,猛的扼住苏清欢的下颚,恨恨道,“当初要不是你们家,爷爷也不会逼迫我娶了你,念念也不会远走他乡那么多年,受那么多苦!她本该是我的妻子的,是你,拆散了我们两个!”

苏清欢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三年来,他对她一般都是冷冷淡淡,爱答不理的,从来没有说过像今天这么重的话!

霍临川说完,用力的推开苏清欢,往楼上走去。

很快,他换好衣服,就出了门,看都没看苏清欢一眼,就好像她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苏清欢目送他出了门,她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就这样,两个月过去,霍临川几乎是天天晚上十点以后才回来,要不干脆就不回来,本来两人是同床睡,自从那个女人回来,霍临川就睡在了另一个房间里了。

这一天,她正忙着家里的事情。

一个电话打进来,她接起。

电话那头,响起她最不想听到的那个声音。

“清欢,是我。”

是沈念的声音。

苏清欢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尽量冷静的问,“你有什么事?”

电话那头。沈念的语气有些得意,“临川昨晚住我这里。”

苏清欢深呼吸一口气,“那又怎样?”

“你出来一趟吧,以前的老地方,你知道的。”说完,她挂了电话。

犹豫再三,苏清欢还是去了。

那是一家比较老的咖啡馆,开了不少年了,她以前最喜欢来这家喝咖啡,可是,如今看到,却是那么的刺眼。

一进咖啡馆,便看到沈念坐在靠窗的部位。

兴许是这两年过的不错,沈念保养的很好,身材纤细高挑,穿着一件蓝色的连衣裙,同色的高跟鞋,很有气质。

她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指了指自己对面的位置,满脸的高傲之色,“坐吧,要吃什么自己点,我请客。”

苏清欢坐下,眼神淡漠的看着她,道,“不用了,有什么事你赶紧说吧,我洗耳恭听。”

“呵!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人讨厌。”沈念讥讽的笑着,紧接着,她又道,“我要你和临川离婚,条件任你开。”

苏清欢一听,笑了,“你觉得可能吗?”

让她离她就离?她以为她是谁?

“呵,霍临川他根本就不爱你,你这样霸占着他有意思吗?”

“再怎么样我现在也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还轮不到外人来说三道四!”苏清欢语气强硬,气势上丝毫不输给沈念。

沈念冷笑一声,她快速的拉开自己的包包,从里面拿出一张报告,用力的甩到了苏清欢面前。

第二章 我怀孕了

“我怀孕了!临川的孩子!”

本来气势强硬的苏清欢,在看到这张报告单开始,一切都土崩瓦解了。

她几近崩溃!

沈念怀孕了……

这如同一记重锤,狠狠地敲在了她的心头。

她努力让自己不要失控,这一定是他们的计谋!逼自己签离婚协议的!

一定是!

“谁知道你这报告单是真是假?你要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苏清欢说完,拿着包,就离开了咖啡馆。

沈念怎么可能放过她,连忙追了出去。

马路边上,她拽住苏清欢,哀求道,“清欢,我求求你,我跟临川真心相爱,我现在有了他的骨肉了,我求你成全我们吧。”说着,甚至要下跪。

苏清欢抽出她拽着自己的手,冷漠的说,“离婚是不可能的。”

沈念眼睛四处张望着,似乎在寻找什么。

终于,在她的视线里,出现了一辆车。

车快速的向她们这边驶来,她咬了咬牙,拉着苏清欢渐渐靠近那辆车,她嘴里依旧说着哀求的话。

“清欢,我们是从小到大的姐妹,我求你了。”

车已经到了近前,她猛的往后退,看这样子,就好像是苏清欢把她推过去的一般。

“砰”的一声响起,同时伴随着沈念的惨叫声。

苏清欢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那刺目的红色刺痛了她的双眼,沈念这是在干什么?

还没等她回过神,便听到身后有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响起。

“念念!”

那辆撞了沈念的车一见这情形,立刻逃了。

霍临川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儿,他猛的冲到沈念的身边,一把抱起满身是血的她。

“念念,你怎么样了?”

沈念虚弱的睁开眼,“临,临川,你不要怪,清欢,她,她不是故意的。”说完,晕死了过去。

这话说的大度,却也是给苏清欢安上了一个恶毒女人的罪名!

苏清欢立刻摇头跟霍临川解释,“临川,你相信我,我没有。”

霍临川像看仇人一般看着她,那眼神,恨不得凌迟了她。

“要是念念有个三长两短,我是绝对不会饶了你的。”

救护车很快来了,沈念被送去了医院。

在医院长长的走廊上,霍临川站在那里等待着,看着手术室亮起的灯,他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

已经进去两小时了,还没有任何结果。

苏清欢走到他身边,她留着眼泪解释,“临川,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推她!”

霍临川猛的抬起头,用力的把她抵在墙角,狠狠地卡住了她的脖子,阴狠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做了这种事还装可怜,不承认!不是你推的,难道念念还会自己往车上撞不成?苏清欢,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如此恶毒?念念今天要是有什么事,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苏清欢知道自己解释也没有用了,霍临川是不会相信他的。

她没想到沈念对自己都这么狠,为了陷害她,连命都不要了。

就在这时,手术室的门打开,医生一脸凝重的走出来。

“谁是患者的家属?”

霍临川立马走上前去,他面色阴沉,“我是。”

医生道,“病人失血过多,需要及时输血,沈小姐是o型血,血库里已经没有了o型血,从其他地方调已经来不及了……”

“o型血?”霍临川皱了皱眉,他将视线转向了苏清欢。

苏清欢浑身一颤,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接下来。

霍临川指着她,对医生道,“抽她的!她是o型血。”

苏清欢不可置信看着他。

“是你害得念念变成这个样子,让你抽个血很为难吗?”见苏清欢脸色难看,霍临川不由得冷声道。

“不行,我没有推她,没有我的同意,你们谁都不准抽我的血,这是犯法的!”说着,苏清欢拔腿就想跑。

霍临川一把抓住她,将她丢给那医生,之后又过来几个医生,推着一个床车过来。

他们将苏清欢强行按在上面,先去查血了。

查完血,确定没问题之后,他们直接给苏清欢注射了镇定剂。

苏清欢随即就安静了下来。

身体里的血液一点点的被针管抽走。

手术室外。

霍临川坐在那里,身上满是烟味。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又是那个医生。

“霍先生,血不够,沈小姐还是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不够?刚刚那个女人不是进去了吗?”

医生解释道,“是这样的,霍先生,刚刚那位小姐已经抽了1500ml的血了,再抽下去可能会出人命,我们医院担不起这个责。”

第三章 都是你干的好事

“担不起我来担!要是念念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医院明天就关门!抽,继续给我抽!抽到念念脱离生命危险为止!”

那医生似乎知道他不好惹,便点了点头,又进了手术室。

于是,又抽走了苏清欢1000ml的血。

睡梦中,苏清欢只觉得整个人飘忽忽的,很难受,想睁开眼却又睁不开。

挣扎了一会,她睁开眼,只觉得脑袋疼的几乎炸裂,她此刻正躺在病房里,鼻尖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她脸色白的可怕,就如同白纸一般,没有任何的血色。

想到之前的事情,她的心就犹如被一把刀子狠狠地割着,痛彻心扉。

霍临川看着她那憎恶的眼神,刺痛了她的双眼。

她多想跟他解释不是她,可是,他怎么也不相信她。

她不知道为什么霍临川会出现在那里,还正好看到那一幕。

就在此时,有个护士走进病房,似乎是给她送饭的。

送来的都是一些汤汤水水,还有一些白米饭。

没有说话,护士送完就走了。

她并没有胃口吃,把那些东西放在一边,倒在床上就睡了。

迷迷糊糊她是被人给摇醒的,睁眼一看,是霍临川。

霍临川面色矜凉,他皱眉道,“你没吃东西?”

苏清欢没有说话。

“身体是你自己的,我劝你还是吃了,免得到头来受苦的还是你自己。”说着,他准备离开病房去看看沈念。

沈念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就在这时,医生匆忙的走进来,脸色慌张道,“霍先生,不好了!”

霍临川脸色一凝,“发生什么事了?”

“沈小姐说,说她左眼看不见了,我们查了一下,可能是因为车祸眼角膜被伤到了,所以才导致失明……”

“你说什么?”霍临川脸色彻底变了,眼角膜损伤那是多大的事,一辈子的事啊!如果就这么看不见了,念念肯定会崩溃的。

他阴寒的视线看向床上躺着的苏清欢,都是这个贱女人!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嫉妒心推的念念,也不会到如今这个地步!

那医生赶紧说,“霍先生,现在医院一时间也没有眼角膜,捐献者短时间内也找不到人,沈小姐已经不能再耽搁了……”说着,他的视线竟然看向床上的苏清欢!

霍临川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知道,他再不救念念,她要是因此彻底瞎了,定然会活不下去的。

狠了狠心,他走到苏清欢的床边,一把将她给拽了起来!

苏清欢一脸懵的看着霍临川。

“都是你干的好事!”霍临川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他眼神冷冷的瞥向那个医生,道,“还愣着干什么?没有眼角膜,取她的!”

这话一出,本来有些懵的苏清欢一瞬间只觉得五雷轰顶,整个人摇摇欲坠,脸色变得煞白。

他说什么?取她的眼角膜给沈念?

为什么啊!她明明没有推沈念!是她自己撞上去的。

“霍临川,你不能这么做!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我没有推她!为什么要把眼角膜给她?”

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只觉得此刻的霍临川真的好可怕。

“这是你欠念念的!”说完,他摔门离开了病房内。

苏清欢被按在车床上打了镇定剂,再一次被推进了冰冷的手术室。

再次出来,她左眼包着纱布,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的可怕。

苏清欢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病房内,没有一个人来探望她,直到醒来的时候,也是她一个人。

她知道,霍临川此刻正在沈念那里无微不至的照顾她。

沈念的左眼要好了,她的左眼却再也看不见了,手缓缓的摸向那包着白色纱布的眼,她想哭,却哭不出眼泪。

霍临川,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

你能想到沈念瞎了会崩溃,为什么就想不到我也会因此崩溃呢?

我也是有心的啊!我也会痛。

这些的生活?对她来说还有什么意思?

当霍临川来的时候,便是看到苏清欢躺在病床上,一脸心如死灰的样子。

不知为何,他很讨厌她这个样子。

“坐起来。”他看向她床头的那个小桌子,饭菜早就放在那里了,她一直没吃。

苏清欢没有理会他,依旧躺在床上,面朝天花板,右眼无神。

霍临川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再次把她给用力拽起来,冷声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做给谁看呢?装可怜?博取我的同情?”说着,他冷笑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会同情你?少做梦了,苏清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