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运动 > 佛与道(西游记之佛与道)

佛与道(西游记之佛与道)

佛与道(西游记之佛与道)《西游记》是中国六大名著之一,也是四大奇书之一,是一部把宗教游戏化的奇书。因为《西游记》讲的是一个真实的宗教故事,把中国宗教史上最重大的一个事件一个人物作为小说故事和小说人物的创作原型。同时,里面有大量的宗教内容,甚至有全文抄录的佛经;小说结尾,还有大段佛经的目录。然而,它不是一本正经的宣教,恰好把宗教写得很好玩,这是它的一大特点。所谓奇书,是因为小说宗教的内容充满了谜团。

《西游记》是中国第一部神魔题材的长篇小说,鲁迅先生把中国小说分成四大类,其中一类是神魔。

它是中国第一部以游记的形式来结构的长篇小说,游记在中外小说史上有许多。

它是中国第一部集中反映中国人宗教观念的长篇小说,主要是儒释道三教合一。

它既是中国最浅显的文学经典,又是中国最费解的文学经典。

它既是一部最幽默滑稽的文学经典,比如孙悟空见到观世音菩萨,开玩笑说该她一世无夫;见到如来佛,在佛祖中指撕一泡尿。但是,它又是中国最严肃的文学经典,它以严肃的态度写唐僧百折不回的去往西天取经,以严肃的态度把佛经抄录在书中,以严肃的态度大量抄录道教炼丹的术语和文字,包括重要的道教重要人物的文章。

它更是最具有国际性的作品,玄奘取经是中国历史上跨文化跨国界交流的第一壮举。

它也是被后现代大话所青睐的古代作品,尤其是本世纪初的大学校园,开口不读《大话西游》,便做高材生也枉然。

《西游记》有一个漫长的累积成书过程。有一种观点,《西游记》成书的时代应该在明中后期,大致在万历年间。上世纪50到80年代,学术界都认为作者是吴承恩,但现在出现了争议。

《西游记》的基本素材取自于《大唐西域记》《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这两本书记载了玄奘西行印度取经,是带有纪实性,略有一点传奇的著作。前一本是玄奘口述,他的弟子记录整理,第二本是玄奘去世后,他的弟子写的。这两本书对于现在来说具有文献价值。当时古印度佛教的情况,全靠这两本书保存。玄奘回国后,创建了中国佛教八大教派之一的唯识宗,唯识宗的核心理论就是种子理论。

《西游记》的故事由玄奘取经开始演化,最早在《太平广记》的《异僧.玄奘》里开始出现,在《大唐三藏取经诗话》里把他通俗化,这两本书大致在晚唐五代到宋初。从这进一步向通俗发展,出现了更加传奇、更有故事性的《陈光蕊江流和尚》、《唐三藏西天取经》、《二郎神锁齐天大圣》、《西游记杂剧》。经过演化,到元末明初就有了比较完整的《西游记平话》,到了明代中期,就有了长篇白话《西游记》。

关于《西游记》的作者,历代说法不一。明代最早的世德堂本没写作者,只写华阳洞天主人校。到了清代顺治末康熙初,有一位叫汪象旭的把《西游记》重印,叫《西游证道通》,开篇有元代四大家之首虞集的序,序中说《西游记》是国初丘长春真君(即丘处机)所撰。清代几版主要的《西游记》版本都是这种观点。但大学士纪晓岚提出质疑,他认为《西游记》描写的一些官职,是明代才有的,不可能是元代的丘处机写的。丘处机是山东胶东人,对王重阳创建的全真教的发展有重大影响。成吉思汗西征到阿富汗境内召丘处机去见,丘处机从胶东间关万里,到了阿富汗。成吉思汗求教长生之道,丘处机回答说:只有卫生,没有长生。只能健康的活着,生命才能延长。成吉思汗很欣赏,说你不说假话。对丘处机格外的优礼。丘处机又劝成吉思汗不要嗜杀。据说对成吉思汗有相当的影响。丘处机为此为全真教争得了地位。乾隆年间,吴玉搢在《山阳志遗》中提到了写了很多志怪神魔小说的吴承恩,曾写过一本《西游记》。民国时期,胡适、鲁讯坐实了这个观点。于是从20年代到60年代,都认为《西游记》的作者是吴承恩。但是到了80年代,又有学者提出了质疑。

《西游记》里有大量的文字有宗教的描写。明代陈元之在《西游记》序中说:“此书直寓言者哉”、“大丹丹数”、“傲世之意”,认为这本书讲的就是道教炼丹的道理。清代康熙年间有名的才子尤桐在《西游真诠序》中说:“记西游者,传华严之心法也”。认为讲的是佛教的《华严心经》。《西游记》表面上是佛道儒的融合,玉皇大帝在上面,一边是如来,一边是太上老君,表面上互相包容。但是在佛教和道教二者之间,实际上有扬佛抑道的意思,起码是偏向佛教。法力最大的是如来,最可亲的是观音,反过来看道教人物,太上老君迂腐可笑,没有什么能耐。还写了灭法国、车迟国斗法等道士的负面故事。传授猴子七十二变的师傅是个道教形象,却给猴子起了一个佛教的名字。小说既然是丘处机写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

南开大学教授陈洪认为,《西游记》成书的过程,最早是佛教的故事,紧接着是民间的传说,在元代中后期被道教利用,成为全真教传教的一个载体。全真教利用玄奘取经的故事,吸引听众,在故事中掺杂进自己的教义。陈洪教授认为,全真教的一个特点,就是它不排斥佛教,全真教很多思想来自于佛教和禅宗。所以它利用佛教的故事传播教义。因此《西游记》出现了许多道教的术语或故事。如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书中篇目叫尸魔三戏唐三藏,尸魔是道教修炼的术语,道教将摆脱困惑叫做斩尸魔。又如真假猴王,叫做二心搅乱大乾坤,二心喻意三心二意,不能收束起来进行修炼,里面的诗句与道教炼丹的故事有关。到了明朝嘉靖皇帝,道教达到了顶峰,因为嘉靖是中国历史上侫道最厉害的皇帝。嘉靖死后,整个宗教生态发生了翻转,从朝野到人心向背,都开始讨厌道教。在这个背景下,《西游记》写定者对于被全真教利用过的版本进行了大幅度的改写,把原来许多道教的内容改写或删除了,使现在我们看到的《西游记》存在复杂的思想内涵,同时提升了《西游记》的文学水平。

《西游记》塑造了孙悟空、猪八戒两个生动的艺术形象,这是小说之所以能吸收人的地方。孙悟空具有刚猛无畏、心高气傲、诙谐活泼、慧眼正直的个性,这一个性装在猴子的躯壳里,打造出了独一无二的孙悟空。猪八戒从体态到性格,与孙悟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个艺术形象的组合碰撞,产生了极大的艺术张力。猴子加猪,细细品味,深有意味,它映像了中晚明心灵的狂欢与物欲的放纵的精神特征。孙悟空又称心猿,明代从中期开始,就是阳明心学的勃兴。阳明心学强调人的主观精神,强调人的主观意志和人的能动性。由阳明心学开启,明代中后期出现了对程朱理学束缚人行为的思想批判,产生了狂放的泰州学派,也叫左派王学。从某种意义说,孙悟空体现的这种心灵的狂放,打破束缚的性格,与中晚明的王学,特别是激进的王学产生了一个呼应。

同时随着思想的解放,中晚明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物欲横流。王阳明提倡心学,本来是要提倡一种高尚的自我心灵的修养,但是这个藩篱一旦打破,反映到社会上,反映到人们的生活当中,就表现为对于欲望,对于物质的一种追求。对于金钱、色情的追求,成为中晚明的社会特征。猪八戒好吃、好色、懒惰的形象,正好与当时追求物欲的特征相吻合。

不管是作者有意为之,还是妙手偶得,孙悟空、猪八戒的构架,正好呼应了中晚明的时代特点,产生了深刻的思想内涵。

实际上,孙悟空与猪八戒的形象,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一种永恒的人性,就是人们既有一种追求精神自由的趋向,同时人作为一种物质的存在,欲望也会与生俱来。在不同的社会条件下,有不同的表现。《西游记》出现了这样的两个形象,很极端的代表了人性中的两种状态,与人们内心潜在的两个精灵相呼应。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猴子加上唐三藏,等于完整的玄奘法师。历史上的玄奘法师孤身一人,甘冒禁令,克服千难万险,远赴异域求经,本身就是一个意志坚定,勇猛无畏的人物。《西游记》把玄奘性格的裂解成两个形象——唐三藏虔诚坚定,孙悟空勇猛刚强。

孙悟空是斜月三星洞中菩提祖师的弟子,斜月三星就是个心字(斜月不就是那一勾吗?三星不就是那三点吗?),所以孙悟空是心的弟子,也是心。

《楞严经》上说心有七十二相,悟空也就有72变,世人的心非常善变,瞬息间七十二变。金箍棒一万三千五百斤,《黄帝八十一难经》上说“人昼夜呼吸一万三千五百息”,所以金箍棒是气。

孙悟空是小说的伟大创造,它的原型从那里来的呢?有一种观点,认为孙悟空的形象,受印度文化的影响,印度也有一个神猴哈努曼,神通广大,能日行千里。这种观点,忽略了本土文化的原创能力。也有一种观点,认为孙悟空的形象出自中国古代的志怪小说,无支祁这个猴子成精的形象,无支祁是传说中淮水的妖怪,猿猴样子,被捉拿后用铁索锁在淮水里,它一发怒,淮水就会泛滥。

我们看一看全真教创始人王重阳的一首《风马令》:“意马擒来莫容纵,长堤备,珰滴琉玎。被槽头,猢狲相调养,攒蹄举耳,早临风,珰滴琉玎。”说一个马不老实,被一个猴子调养得不再乱踢乱咬了。王重阳的大弟子马丹阳也合了一首《风马令》:“意马癫狂自由纵,来往走,珰滴琉玎,更加之,猢狲厮调弄。”猴子驯马,把马驯得服服贴贴,在《西游记》里,就有孙悟空驯养天马的故事,孙悟空也有一个他不喜欢的名字弼马温。这与道教故事难道是一个巧合吗?前面我们说过,《西游记》的最早作者是丘处机。

《西游记》写了众多妖怪,其中牛魔王的形象尤为突出,可称为不同凡妖。牛魔王的故事集中占了三回,但是是妖怪中对唐僧没有任何想法的妖怪。开始花果山,与孙大圣义结七兄弟,然后有收复牛魔王的儿子红孩儿;又有整三回的三调芭蕉扇;牛魔王被收复后,后面还有牛魔王的酒肉朋友碧波潭老龙。还有一个有意思的妖怪,牛魔王的弟弟,女儿国落胎泉卖矿泉水的。除了回数多,在《西游记》众多妖怪中,只有牛魔王过着人的生活。牛魔王有妻子儿子和兄弟,有酒肉朋友,结义兄弟,还因贪财倒插门到有家财万贯的玉面狐狸家中,酒色财气于一身。牛魔王的形象有深层次的内涵,熟知佛理的人知道,牛在佛经中有深刻的寓意。

《法华经.譬喻品》专门讲了牛和大白牛。牛喻人的心性,《阿含经》把人觉悟的过程叫做驯牛,被驯服的野牛就会变成一头白牛,它就超脱了、觉悟了。还有人把驯牛的过程绘成连环画,配成诗叫《牧牛图颂》,叫做碧天光皎洁,人牛俱不见。四川的大足石刻就有牧牛图的雕刻。《西游记》二十回就有这样一首诗:绒绳着鼻穿,挽定虚空结。拴在无为树,不使他颠劣……人牛不见时,碧天光皎洁。秋月一般圆,彼此难分别。说明《西游记》作者对于佛教牛的寓意是很了解的,收降牛魔王就是比喻成把一个陷身在欲海中的人救拔出来。

道教也有很多经典提到了牛和牧牛,比如王重阳一首《双燕儿》写道:”款款牵回六只牛,认得水草便风流。浑身白彻得真修,无上逍遥达岸舟。“又有一首《苏幕遮》:“静中忙,闲里作,怎得逍遥自快乐,直待白牛来跳跃,一朵莲花万道霞光烁。”把牧牛、驯牛比喻成超拔欲海得道。王重阳大徒弟马丹阳也有:“锁白牛,常在金栏”的诗句。王重阳还有一段对话,如果牛不听话逃跑怎么办呢?我们就四面包围,牢镇四门,把它捉住。

我们看《西游记》里如何收降牛魔王的。如来佛派出十万佛兵,佛是讲和平的,还有军队。《西游记》全书中只有收降牛魔王用了佛兵,又派出四大金刚,把牛魔王团团围住,镇守四方,让人联想到王重阳所说的牢镇四门。最后将收降的牛魔王牵归佛前交旨。牛魔王不是从如来佛那儿跑出来的,为什么要送给如来佛呢?牛魔王被擒获了,在地上打了一个滚儿,笑嘻嘻的现出原形,却是一头大白牛。对比我们前面所说的,你就能体味出牛魔王这一形象真的非同凡妖,深具佛缘,深具道缘。

《西游记》还有一个情节相当有意味。孙悟空保护唐僧来到车迟国,忽然听到前面传来非常嘈杂的声音,驾云头一看,看见一群和尚正拉着车子过夹脊小路,拽不上去。什么叫夹脊小路?道教炼内丹气功,讲大周天、小周天,要打通任督二脉。就是气通过意念在身体里循环,沿着脊柱提上去叫督脉,从脖子穿过来叫小周天,从头顶百会过去叫大周天,在下体前面的地方叫任脉。把气提上来,沿着督脉两边各有两条在经络之外的穴道走向,就叫夹脊。车迟国的故事,竟然夹有道教炼功的内容。

《西游记》蕴含了丰厚的佛理道缘,但我认为《西游记》真正的生命线,还是它的谐谑之趣。一是童真之趣,如猴子的尾巴、红屁股,大闹天宫跟二郎神斗法,孙悟空变成了一座庙,尾巴没地的搁,只好变个旗杆。这个完全是小孩子的思维方式,但这样一写,谐趣就出来了,童话色彩就出来了。二是讽刺之趣。比如灭法国杀僧人,孙悟空把皇帝皇后全剃成光头。三是调侃之趣。比如师徒几人喝了子母河的水怀孕了,孙悟空故意逗师傅八戒。四是世俗之趣。如猪八戒招亲,迦叶索贿,都是日常生活中的事情。相比其他神魔之作,《西游记》独特魅力便在于此。描写郑和下西洋的《西洋记》之所以湮没无闻,想象力丰富的《封神演义》影响力之所以比不上《西游记》,就是缺少它的谐趣。

待添加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