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运动 > 温琳(余生若有温(温琳蓝明风))

温琳(余生若有温(温琳蓝明风))

温琳(余生若有温(温琳蓝明风))

你是我生命中的唯一一个意外。蓝明风

?? 蓝明风,你爱过我么?请不要骗我,我想知道真正的答案。温琳


第1章 迟来的温柔

冰冷的墙壁,昏暗的走廊,一个个穿着白大褂的人从她面前匆忙的走过,面容也是冰冷的。


温琳靠在墙上,凉意顺着她纤弱的脊背蔓延到心底。让她忍不住的颤栗。


“……情况可以说是很不乐观了……发现的太晚了……癌细胞已经大面积扩散了……我建议可以放弃治疗了……差不多三个月……很遗憾。”


医生的话断断续续的回荡在她的耳边,让她几乎晕厥过去,“三个月”如重重的锤砸在她的心上。她才二十四岁,还祈盼着有一个宝宝,融合着她和她爱的那个人的血液与生命。


想到蓝明风,温琳苦笑了一下。在她从就诊室走出来的时候,最最绝望的时候,第一时间给他打了电话,她虚弱的靠着墙上,多么希望扑进他的怀里大哭一场。电话通了,温琳哽咽着,说不出话,然而听见的,却是她丈夫冷漠的一句“我很忙。”接着就是刺耳的“嘟嘟嘟”,他不爱她,她知道的。

电话铃声将温琳从沉沉的思绪中拽了出来,是珍珍的电话,她想牵起嘴角,却发现一个微笑也让她乏力。电话还在响着,这么多年依然陪着她,像亲姐妹一样的珍珍,还有一直帮助她的志军哥,如果知道他们知道她只有三个月的生命,肯定会很难过。想到这,温琳又忍不住哽咽起来。


终于收拾好情绪,温琳离开了医院,将检查报告,病历,就诊卡这些东西丢在门口的垃圾桶。余下的日子,她不想在每天悲伤的等待死亡中度过。


咖啡店。


“医生怎么说?”李珍珍轻轻搅着面前的咖啡,姿态优雅。


温琳眼睛闪了一下,低下头没有看李珍珍,声音有点闷闷的。


“说是没睡好”


“睡眠确实很重要。”李珍珍点了点头。


俩个人沉默了好一会。


李珍珍说,


“去不去A市转转?你也好久没见我哥了。”


“不去了,一去就是俩三天。”


“舍不得你家那位么?就算你去一个月他也不会管的。”提到蓝明风,李珍珍似乎有些愤怒。


温琳没有说话,看着气鼓鼓的李珍珍笑了一下,现在的珍珍当然不懂时间对于她的意义,她也不想让她懂。


回到家,空荡荡的屋子让她的身形显得无比落寞,温琳不喜欢请佣人,因为她总觉得,这是她和她爱的那个人的家,别人打理的总会有不如意的地方。所以除了打扫是一位定期上门钟点工来做,其他都是她自己亲力亲为。


蓝明风没回来,她早料到了,但打开门的那个瞬间还是忍不住失落。没有胃口,温琳坐到阳台的藤椅上晒太阳,阳光很明媚,她精心打理的花园中,玫瑰和牡丹热烈的绽放着,散发着无尽的生机,让她想起了许多往事。


她第一次见蓝明风是在八年前,温家举办的一次宴会上。年轻有为,积极进取,前途无量,英俊潇洒是他那时的标签,他也是几乎所有名媛私下最爱讨论的男人。


那时她十六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也是最爱胡闹的年纪。她最爱捉弄李志军,也就是珍珍的哥哥,因为他每次被捉弄了也只是无所谓的笑笑,然后揉着她和珍珍的头带她俩去吃好吃的。


终于忍受不了宴会的枯燥,温琳悄悄溜了出来。


“奇怪,珍珍和志军哥呢?”小温琳在花园里转着,明明看见他俩也溜出来了,怎么一眨眼就找不到了。到凉亭的时候,看见一个人站在那里,温琳走上前打算问他有没有看见珍珍他们,走到一半却不自觉停下了。


那个人靠着凉亭的柱子上在抽烟,褐色的西服勾勒着他挺拔的身躯,因是斜依着,又显得有些慵懒,寥寥的烟雾从他的薄唇溢出,在月下萦绕又散去,温琳年少的心突然重重的跳了一下。


烟抽完了,那个人灭了烟头,应该是要回到宴会中去了,路过温琳的时候,有淡淡的烟草味和古龙香,混着些酒味,让温琳突然有些醉了。


后来,她时常在别人的口中,报纸上,一些宴会中听闻他的事,他们也终于在多次的宴会碰面中,正式的认识了彼此。

与蓝明风第一次握手之后,温琳激动了好几天,每天醒来的眼睛也是溢满幸福的。珍珍也嘲笑了她好几天小花痴。

后来他公司出事,她帮助他,他娶了她。


这段回忆似乎不太美好,温琳选择跳过了。

但是她想起了他们结婚的那天晚上,他压在她的身上,紧紧的拥抱着她,俩个人贴合的没有一丝缝隙,尽管疼痛让她控制不住落泪,却依然幸福。


那是蓝明风第一次碰她,也是五年的婚姻中唯一一次碰她。


突然,温琳走到洗手间,镜子里的人身形姣好,面色苍白却不失灵气,长长的睫毛扑闪着,带着些楚楚可怜的韵味。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