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文 > 不成敬意(那一跪不成敬意)

不成敬意(那一跪不成敬意)

不成敬意(那一跪不成敬意)

母亲如一盏油灯,

在寒风中残喘。

我也在异乡,冷的发抖,

千万条伤疤,在心头滴血。


睡梦中,

母亲,手捧烤红薯,

唤醒多病的自己。

父亲,撕开他成年的血肉,

任我哺食。

到梦醒时,我已天命年,

父亲,却尸骨未寒。


如果眼泪能将父亲唤醒,

我宁愿将它流干,

不够,可以用血来置换。

父亲,

一生没活在自己想要的年代,

也不知,一辈子赎了谁的罪?


生活啊!它老谋深算,

五十岁,该你明白的事情,

四十岁,绝对闭口不谈。

别去纠结二十岁早生的白发,

一半是自以为是的爱情,

一半是怕过早地赶上父亲。


他乡的身体长满了伤疤,

却自欺欺人地说那是繁华。

城市里的雪,比乡下冷啊!

城市里的雪,能压断枝杈。


原谅我吧,父亲!

我没有活成青春无悔的样子。

如儿时,低矮茅房上鸣叫的公鸡,

没有唤醒黎明,

却轻易打破了一个个美梦。


那株老槐,伴我而生,

母亲把我的胎盘,埋于树下。

我从根上,深知土地的疼痛。

如果秋天里不能落叶归根,

父亲,会怪罪于我,

我也会成为孤魂野鬼……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