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文 > 让悲伤逆流成河(别让悲伤逆流成河)

让悲伤逆流成河(别让悲伤逆流成河)

让悲伤逆流成河(别让悲伤逆流成河) 早上七点半醒了,又是一次标准的自然醒。窗外似乎还垂着一层雾,不知道有没有太阳出来。想着一边晒着太阳一边骑车是件很惬意的事,于是不着急,弄了点吃的,休息一会才下楼骑车

天空很近人意,太阳正好出来了,照得路上一片明媚,心里也是无比灿烂。感觉自己像春光灿烂的猪八戒,唯独身形没有胖成他那个样子。

还是沿着平日的路线绕圈,当然只能在小区里面,要想出大门,除非去开非常繁琐的证明,要么变成昨天的那只猫。庄子说得好,你看鱼在水里游得很快乐,究竟鱼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快乐呢,你又不是鱼,怎么知道它是不是快乐?同样的道理也适合我和那只猫,我觉得它不需要办理任何手续,可以随便出入各个小区很快乐,但是对于那只猫,也许它觉得自己太自由了,没人管它的疫情防控,真特么没意思呢。

暂且不管猫是怎么想的吧,反正我现在的心情不错。关了那么久,细想在时间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要是和武汉的封城相比,我们关的时间暂时要短几天。要是和其他省市比,我们关的时间又相对长一些。比如贵州安顺那个地方,我们这里封城都好几天了,骑行群里还有人晒满世界疯狂骑车,不戴口罩,无拘无束。最值得悲哀的,我是湖北人,虽然离武汉三百多公里,而且这里的新增和疑似早就清零,可是湖北以外的人们仍然视我们为洪水猛兽,一提起湖北人就怕的要命。我有很多贵州安顺的朋友,其中有个人没回我微信,打电话他也不接。我和另外一位安顺的朋友抱怨,问他冠状病毒是不是接个电话也可以感染,他说不是那么回事。我说我们那个兄弟怎么连我电话都不接了呢。过了几天他告诉我,不接我电话的那个朋友出了点状况,可能被关起来了。我为那位朋友捏把汗,同时又想,只听说湖北人跑到贵州会被关起来隔离,他们怎么把自己人也关起来了,是不是情报出了错误。

路过昨天提到的那块大石头,上面已经坐了两个人,骑近了发现是两位女同胞背对着我坐在上面晒太阳,可能是今天的阳光太强烈了。那只小狗也坐在上面,它没有背对着我,而是用警惕的目光审视着每一个经过的人,这是狗的天性使然吧。看着这只非常爱岗敬业的狗,我抬起一只手,很敬佩地和它打了个招呼。它也很绅士,像是礼貌地朝我点了一下头。听说动物很懂心理学,它们对善恶的认知很敏感,尤其是狗,它可以从人的表情和目光中读懂真实的意图,迅速判断出哪个人怀着友善,哪个人带着恶意。

这让我想起封城初期的那段日子,有人爆料说宠物也带病毒,于是好多人急不可耐地处理掉自己的宠物,全然忘了朝夕相伴的感情,有人居然把自家养的猫狗从高楼上扔下去摔死。有人在小区遛狗,不知道在哪里冒出大义灭狗的人,直接把人家的狗乱棍打死。网上有人因此写了一段话,我转发的时候也提到过,他说在大的灾难降临时,狗还是狗,人已经不是人了!

唉!要我怎么说呢,我也养过狗,并且养得很专业。我曾经虐待过狗,而且一直为这种行为感到不耻和悔恨,但我从来没把一条狗打死过,更没有杀过自己的狗乃至任何一条狗。就因为我养过狗喜欢狗,我从来不吃狗肉,不管是心理原因还是感情因素,反正我没吃过一块狗肉。

阳光灿烂,可以照得人很温暖据说也可以杀死病毒,加之我们这个市已经划为低风险区了,大家都心知肚明。前段时间都知道病毒的厉害,几乎全部扎在家里不敢出来,有种打死也不出来的劲头。那段时间我在小区里面骑车,直接是入了无人之境,横冲直撞,风驰电掣。现在不行了,路上三步一人,四步一狗,猫就不用作数,一般都在路边,很守交通规则。除了行人和狗,还有和我一样骑自行车的人。前几天是他们眼巴巴看着我一个人骑的飞快,现在反过来,是我慢悠悠地逛着,他们骑得比我快。我知道我骑车的速度,去年全国比赛运气好还在得过中年组第三名,要是和他们飙车,速度提起来怕撞到人。

既然在慢慢游,我想到还是拍几张照片。昨天拍了一组照片发到朋友圈,还写了一大堆文字,有人评论说写得好。我说好什么,不过是小学生的看图作文,给谁谁都会。今天不知道拍什么,也没有目的,走到哪拍到哪。

前面两个挽着手的妇女闯进了我的镜头。不知道她们是什么关系,但可想而知她们因为锁在家里好久没有见面了,很亲热地挽着胳膊在小区绕圈,绕了一圈又一圈,话也是说了一箩筐又一箩筐。还有一个妇女在门口超市提了一袋生活物品正准备回家,遇上了一个熟人,两个就在路边聊上了。我骑车绕了好多圈,转到那个地方的时候她们还在聊,大概也是好久没见面了,一大堆心里话需要说出来吧。还有小区的健身器材那里,很多老人大人小孩在那里扎堆,看样子也是熟识得很,疫情发生以前,他们应该经常带着在这里玩吧。其中一对双胞胎姐妹好奇地看着我,大概是觉得这个人戴着头盔骑自行车很好玩吧。我拍完照片拿手机朝她们晃了晃表示打个招呼,看着她们惊奇的眼神,我想告诉她们,爷爷(应该叫爷爷吧)骑车很快,戴头盔是为了安全,就像你们现在戴着口罩一样,都是为了保护自己。

  小区一角,树上的桃花开了,开得很鲜艳很彻底,我说开得彻底就是没留一朵花苞,全部绽放着。由此可见,春天实实在在到来了。那些花仿佛在提醒我们,一年之计在于春,你们干嘛还不行动起来,连花儿都在为人们着急。

由于天气变暖,有人穿的衣服开始少起来。大多数人还是没有马上适应过来,仍然穿着很厚重的衣服。一位美女走在我的前面,很薄一条裤子吊在离脚踝很高的地方,脚上袜子也没穿,我想要么她的身体很棒,要么很喜欢追求时尚。就在她前面行走的那位女子,却穿着很厚实的羽绒服,不过全身搭配得很得体,和这个初春的天气也不违和。

越来越多的人穿着时尚的服装出门,给沉寂已久的小区增添了不少别样的风景。因为前些日子我在小区骑车的时候,几乎看不到有人出来。既是出来,多数也是穿着睡衣,匆匆晃一下,转眼没了人影,又躲到家里去了。说起睡衣,网上有一段穿着睡衣的视频曾经困扰了我好久,几乎我一躺到床上就会想起那个穿着睡衣的人。

疫情期间看过一部电影,名字叫做《穿条纹衣服的男孩》,讲的是德国纳粹集中营里的故事。可这次我看到的视频中的男子,他不是在纳粹集中营,而是在我们可爱的祖国。说得更精确一些,他是在自己的家中,一伙人闯进他的家里,砸了他家的麻将机。他只是在自家门口和那些人理论了几句,就遭到一顿残酷的的扇耳光。这个视频我反复看了几遍,印象最深的是那个被打的男子,看他的年龄也可以称作男孩吧,他穿着睡衣。也就是说,在这个全民防疫的关键时刻,他响应了政府号召,足不出户,有睡衣为证。他们一家人也没走村串户,只是在一起打打麻将,就这样还是被砸了麻将机,还被打了耳光。虽然这事被曝光后得到了及时处理,村委给那家人赔礼道歉,但我仍然觉得那个男子很委屈很可怜。一个男人好端端的被打了,只是赔礼道歉而已。我作为一个男人,心中很是愤愤不平。我赞同冯小刚演的老炮儿,他认为一个男人被打了耳光,最好的办法就是把这几个耳光还回去,还给那个打他的人。

俗话说,冤冤相报何时了。这个非常时期,我们还是不要添乱了,该忍则忍,该和谐就和谐吧。忍辱负重一向是中华民族的古老传统,大家都在讲病毒无情人有情,隔离期间隔断的是病毒,隔不断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大灾面前是最能检验一个人,一个社会的。我们的国家在这场大灾难面前,应该说是交了一份很好的答卷。可是有些人,疫情过后,他们是不是也该反思自己的行为!

正在想着一些事,一位父亲手上提着两个袋子,肩上顶着一个可爱的小儿子从我身边走过。我觉得这是一张很好的照片,调转车头,尾随而去。就在我拍照的同时,那个男孩转过身,伸出手指着我,嘴里不知道说些什么。我戴着耳机没听清楚他说了什么,只听见一阵清脆的笑声混在音乐中。但从他的笑声和笑容里,我分明感到了他的友好,他的笑声就像一声哨子,把冬天的黑暗吹走,把春天吹亮了。

关了这么久,也为那个穿着睡衣挨打的男子纠结了这么久,我想我也该在这个美丽的春天把该放下的放一放了。美国作家海明威说,悲伤就像雾,太阳一出来它就散了。今天的太阳很好,病毒跑远了,久居在家的人们陆陆续续出来了,大家的心情也好起来了。过去的日子里,尽管有过许多不该发生的悲伤的事情,然而不管那些悲伤怎么逆流凝聚,它们就像这个冬天的迷雾,最终会在阳光的照射下消散得干干净净。悲伤的日子马上就会成为过去,我们的一切都会好起来了!

我一直有信心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可不是吗,这一天正在悄悄向我们走近,带着阳光,带着笑容,带着欢乐,带着自由……



2020年3月12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