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文 > 哈族(记忆哈萨克族擀毡)

哈族(记忆哈萨克族擀毡)

哈族(记忆哈萨克族擀毡)

  记得六十年代来新疆时,正是冬天,天气很冷,车辆经过果子沟时,扬风搅雪,坐着是一辆带篷的卡车,那时穿着是在内地做的棉袄,棉裤.。在这寒冷的新疆显得单薄,觉得寒风夹带着雪花不时地穿透棉衣,刺入筋骨,在车上龟缩成一团。到了伊宁市后,发现很多的当地人都穿着毡靴,俗称毡䆚,摇马车的穿光板的皮大衣,可见那年代新疆的冬天非常的寒冷,记得我冬天上学,踩着路上的积雪,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现在的冬天已经很少听到那样的响声。

由于新疆的天气寒冷,新疆人都会置办一些适应新疆人冬天的用品,你比如说毡䆚,毡袜,羊毛毡子,我虽说没有毡䆚,但是母亲还是给我买过一双羊毛毡袜,家里也有一条羊毛毡子,这些物品在当时都是很普遍的东西,很多家庭都有,一九六九年我下乡,来到新源县的公社,发现哈族同胞的家庭,毡制品特别的多,地下铺的是毡子,蒙古包围着的是毡子,就连装粮食的口袋也是用羊毛纺成,由此看来牧民的一生伴随着羊群,生活也离不开牛羊。这和游牧民族的生活环境有关系,他们逐水草而居,生活环境恶劣,一个蒙古包就是全家的居所,我曾看到哈萨克牧民在炎热的夏天,骑着马穿着羊皮裤,感到非常的懵懂,心想难道不觉得热,后来才听说,皮裤在太阳下晒不透,感觉不到热,如果放牧时到了雪山下,也感觉不到冷,在广阔的牧场,有可能遇到狂风暴雨,或者风雪交加,在新疆这种天气经常遇到,这时皮裤就起到了防寒保暖的作用,这些都是他们多年生活中积累的经验,当然我们这些汉族知青见到是很奇怪的。我记得读过汉代和亲乌孙汉公主刘细君曾写有一诗词:“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毡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桨。……”。这首诗词非常形象的述说游牧民族的生活习惯,诗词中所说的乌孙很可能就是哈萨克族的祖先,因为当年的乌孙国就在新疆的伊犁,现在伊犁也是中国哈萨克族最多的地方。

当年我下乡的新源红旗公社二大队,那里只有两户汉族人家,维族人也很少,剩余的都是哈萨克族,当然那年代这里哈族同胞也是很穷的,但是家家有马.牛.羊也是不争的事实,家里毡織品也是特别的多,特别是羊毛毡。因为在新疆习惯了,也用惯了羊毛毡,也没有觉得奇怪,可是到了夏天,见很多的哈族妇女蹲在地上围着一起拣羊毛里的石子;草棍,过了几天又把好多捡好了的羊毛堆在一个宽大芨芨草的帘子上,十几个哈族妇女邻居围着帘子拿着小棍,使劲抽打着帘子上的羊毛,这伙哈族妇女说着笑着,手里挥舞着棍棒很有节奏,我们几个知青看了也觉得很有意思,觉的这些人就像在舞蹈一般,优雅又粗狂,棍棒一起一落,羊毛不时地飘起,又轻轻的落下,不时地传来哈族妇女爽朗的笑声,你看那场面既像游戏,又像漫漫细舞,好不惬意。后来才知道这是为擀羊毛毡做准备。这些羊毛要求夏天剪得毛,不能洗,要人工挑拣干净羊毛里的石子,草棍等杂质,用棍棒抽打羊毛里掺杂的泥土,使羊毛变得干净,蓬松,然后把干净的羊毛检出来,剔除羊毛里的泥沙,才能擀毡,将挑拣干净后的羊毛整齐的铺在帘子上,厚薄要均匀,然后要用热水浇透,这时周边的妇女都会出来帮忙,把铺着羊毛的岌岌棍帘子卷起来,用绳子捆好,两头留出一个绳头,两个人拉着绳子,中间几个妇女分别用脚踩那帘子,一拉一拽,一踩一登,动作娴熟,一舞一跳非常的精彩!后面围着几个妇女看热闹,不住的喝彩,叫人看了觉得这哪里是在擀毡,分明是在一起搞得娱乐活动!

  大概经过两三个小时踩滚,人们打开帘子,这时候帘子里的羊毛已经形成毡子的雏形,这样的毡子叫生毡,哈萨克妇女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五颜六色的染好的毛线,开始在生毡子上拼花,这是最热闹的时候,因为民间制毡子没有图纸,都是凭经验,凭想象,你听那些妇女叽叽喳喳争论不休,在毡子上用手比划如何拼图,如何放彩线,有的说这样的图案好,有的说红色的好看,为放一根红线或者是蓝线也是你说我呛,很有意思。经过一番争论,终于统一,排列好图案,于是大家七手八脚的又把拼好图案的毡子卷了起来,这时大家不是用脚踩了,而是跪在地上用胳膊或者胳膊肘揉搓,这是关键的一道程序,关系着毡子的图案能不能成型,你看这些妇女说着笑着,手法熟练的又揉又搓,一举一动就像优美的舞姿,优雅而婀娜!当年我们知情在旁边看着也是久久不愿离去,沉醉在这一场相似的舞蹈之中。又过了大概一两个小时,打开卷着得毡子,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一条漂亮的“丝儿马虎”(音,哈语,羊毛毡),露出真容。当然这还不算完工,还要用水冲洗几遍,冲掉擀毡时沾付的一些杂毛和杂质,晒干后才算一条正品毛毡!

  擀毡是游牧民族的一项伟大的发明,在楼兰古墓中就出土了一批公元一世纪的毡制品,有毡靴,毡帽,还有零碎的毡片,也就是说两千多年前,这些民族就懂得这样的擀毡技术,能够在恶烈的游牧环境中生存,毡制品对牧民的防护功不可没。

由于擀毡是一个群体在一块的劳动,而且大多是妇女在一起劳动,显得场面既快乐又活波,动作优美协调,给人有一种舞蹈的美!以后听说哈萨克族里真的有一个舞蹈,就叫擀毡舞,不过我没有看过,有幸在下乡中看到哈族妇女的擀毡劳动,我想应该比看跳的擀毡舞更觉得亲切。

现在人工擀毡已经很少见到,似乎家庭床上铺毡子的也少了,真希望擀毡这种传统手艺能保存下来!

张思远写于伊宁市,2019年3月14日。

本篇图片采自网络。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