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文 > 大叶榕(大叶榕·落叶)

大叶榕(大叶榕·落叶)

大叶榕(大叶榕·落叶)

大叶榕·落叶




经过酷暑的焦灼,捱过秋风的吹刮,挺过凛冬的寒冷,大叶榕依然枝繁叶茂,更加婆娑,更加青翠。早春二月,轻柔的温暖的微风带着柔弱清凉的细雨和朦胧飘逸的淡雾,在大叶榕上撩拂着、亲吻着、滋润着。从东风解冻的立春到杂英纷积的春分,大叶榕安静地享受了初春微风的轻抚和暖阳温情的呵护,然后,它晓得生命又到了每年一度的更替。

一夜之间,大叶榕的叶子全变了颜色,昨天,它还是浓密青翠,如少妇的一头乌丝,蓬松婆娑,今天,片片叶子尽染黄,莫不是昨晚下了一场无声无息的黄色雨粉,把叶子均匀地薄薄地涂抹了一层金色的油漆。一树黄灿灿的叶子,随着微风缓缓地飘荡,像皇上出巡的那顶华盖,有几分庄严,有几分大气,有几分辉煌。

黄叶在树上摇曳了几天,写下了遗言,记录了祝福,互道了珍重,告别了相牵一年的树枝,放下了在空中的留恋,轻松而坚决地扭动了一下叶头,跃向地上。先是垂直俯冲一段,像一只黄色的小鸟遇上飞虫,急不可待,然后,突然放缓了速度,在半空中盘旋,摆动着身躯,转了几圈,飘下了一点,又迎着一阵风,往上跃起数尺,跟树梢招招手,点点头,接着,快乐地忽左忽右荡漾腾挪了几下,如一个穿着黄裙子的姑娘在风中曼舞,最后,作一个贴着地面的滑行,落地了,缓缓地安静地坦然地。

有时,落叶独自一片悠悠而下,如一个孤独的行者,孑然享受无尽空间的任意;有时,落叶三三两两追逐着结伴而下,似一群赴约的姑娘,嬉戏俏皮,快乐而无忧;有时,落叶前呼后拥,齐齐落下,百片千片无数片,仿佛是染上金黄色的鹅毛雪片,纷纷扬扬,飘飘洒洒,漫天飞舞,撩动了天空,惊动了周围。

落叶黄而不枯,黄而未萎,平平地俯躺在树的四周。像小孩手掌艘大小的叶子平实无奇,简约厚润,翘起了两头,像一艘艘泊在海面上的金色小舟。路面上,姜黄色的叶子叠了一层又一层,参差错落,像是铺上了一张金黄色的厚厚的毯子,绵绵软软,蓬蓬松松,铺陈到路面的尽头,洒满了地上的角落。一路皆繁华,象征了安康;满地是锦绣,彰显了吉祥。阳光照耀下,闪动着光芒;雨水滋润中,洋溢着芬芳。

落叶,把曾经遮荫过的地方作最后深情的拥抱,诉说一年来的凝望与坚持,放下了眷恋放下了俗念,它看见了疏离的枝头上已经挂上了一粒粒绿色的苞蕾,新的叶芽将要蓬勃生长。

在树上嫩芽依恋的注视中,地上的落叶散发着一阵阵清香,混和着阳光的味道、雨水的清纯、泥土的气息,飘向新芽,作最后的呵护。

即使没有衬托过娇艳的鮮花,没有呵护过壮硕的果实;即使没有枫叶的美态与阔大,没有银杏的婀娜与曼妙,但大叶榕的落叶以自己独有的朴素与淡定,书写了无私与优雅。

叶落而让新芽发,叶落而知初春至。叶落了,涅槃了,于是,生命又开始了新的轮回。




汤少(20170325)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