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文 > 许亚萍(许亚萍感言)

许亚萍(许亚萍感言)

许亚萍(许亚萍感言)

挥不去的沙洋情怀忘不了的沙洋精神

七六届同学许亚萍

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那是一段无法忘却的岁月。1952年7月,为了落实公安部关于组织全国犯人劳动改造的会议精神,省委决定,将5000多名罪犯集中在沙洋地区进行改造。那时的沙洋,是一眼望去秃岗林立的沙坡、是环顾四周人烟稀少的僻壤。

那一年,潘方烈、陆春阳押送2000多名罪犯从荆州首批抵达沙洋;那一年,赵觉、王崇楼押送2700多名罪犯,从汉口的江汉码头出发,走水路抵达沙洋。从此,有了沙洋农场。

六十多年,两万多天,每一段经历,每一个人物,都是一张张的幻灯片,那么的醒目,那么的催人泪下。一批又一批的监狱工作者,一代接一代的沙洋农场人,他们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他们中间,有人永远长眠在了这片土地上。当我走进沙洋农场公墓的那一刻,当我泪眼婆娑的望着一块块冰冷的墓碑时,我在想,是什么力量把我们的父辈们从遥远的大都市带到穷山辟野的沙洋?是什么力量支撑着沙洋农场人历经60多年,将一片片荒芜之地开垦成寸寸沃土?又是什么力量把沙洋农场铸就成了中国监狱法治建设的“活化石”?这个力量,就是一代代监狱工作者扎根基层,在芦苇荡中创造的“无私奉献、顾全大局、艰苦创业、求实守纪”的沙洋精神;就是我们沙洋农场薪火相传的精神力量;就是我们无法忘却的沙洋情怀,就是我们立足当下的监狱之魂。

我们永远忘不了沙洋农场的第一批“拓荒者”——1952年8月,当38岁的赵觉带领近三千名犯人抵达沙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片土地。赵觉,这位典型的东北汉子,来沙洋之前,任湖北省公安厅水上公安局副科长,组织上安排他远离省城,远离都市,他没有丝毫怨言。他砍芦苇,搭窝棚,挨过了一个又一个难熬的夜晚。他以身作则,开荒种地,用三年的时间,实现了粮食自给。他忍辱负重,文革期间受尽折磨,用他59岁的生命,谱写了一曲沙洋农场之歌。

“沙洋精神”在哪里?在数不清的赵觉先辈们的生命和鲜血里。

1957年12月,省委决定时任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刘锡凯同志调任沙洋农场管理局担任党委书记、局长。直到1981年11月,刘锡凯离开沙洋回到省公安厅,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一个党的高级干部,在党和国家最需要的时候,听党的话,放弃大都市的一切,把自己和家人全部交给了沙洋,把自己最宝贵的年华奉献给了沙洋,甚至,把自己最心爱的结发妻子永远留在了沙洋,这是何等的高尚,需要多大的毅力?二十多年,在历史的长河里,不长、很短,可我们的生命又有几个二十几年?这是最最无私的奉献,这是完完全全的顾全大局。

“沙洋精神”在哪里?在刘锡凯书记们不屈不挠的骨子里,在刘锡凯局长们感天动地的奉献里。

在沙洋农场,有这样一群民警,他们的战场没有硝烟,却激流暗涌。伍纯清,沙洋广华监狱民警,十几年坚守在艾滋病罪犯教育管理第一线,在那个偏僻孤独的角落,重燃了生命之光,划出了忠诚的轨迹。沈新强,沙洋汉津监狱的民警,身患多种疾病,女儿的学费、自己的医疗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可他每月坚持帮扶家庭困难服刑人员的子弟。他用言行教育改造犯人,他用行动践行生命的意义。他向全省政法干部道出心声:“要让有限的生命更有意义!”

“沙洋精神”在哪里?在伍纯清这些平民英雄的英勇无畏里,在沈新强这些平凡人的真善美里。

曾经,我问我的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要到沙洋来?为什么又不离开沙洋?爸爸说,来沙洋的时候没有为什么,妈妈说,不离开这里也没有为什么。他们的语言是那样的朴实,他们的人格却是那样的高尚。是他们,教会了我们怎样努力;是他们,教会了我们怎样做人;是他们,用生命最后的力气告诉我们:永远对党忠诚。

“沙洋精神”在哪里?在我们的父辈们忍辱负重的奉献里。

弹指一挥间,六十多年过去了,我们的父辈们大部分已经长眠于沙洋这片不平凡的土地上,而我们这些子弟,大多数也离开了沙洋。今天,我们聚在一起,让我们传递和传播沙洋精神,把沙洋精神安放内心;把沙洋精神付诸行为;把沙洋精神讲给我们的孩子;把沙洋精神视为我们的动力。因为这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

  一篇“挥不去的沙洋情怀,忘不了的沙洋精神”让我久久沉浸在沙洋农场往事的回忆中,为了这篇散文,我查阅了大量的沙洋农场的历史资料,访寻了多位比我大的沙洋农场的哥哥姐姐们,是这些历史资料和哥哥姐姐们给了我灵感。当我一气呵成这篇文章时,我默默地静坐了很久很久,朦胧的双眼怎么也擦不干,当我一遍又一遍的朗读着这篇文章时,泪水挂满了脸颊。

我寻找着父辈们的足迹,是你们让我们有了满满的回忆;我讴歌着父辈们的伟业,是你们让我们有了永远的骄傲。

请让我再一次为沙洋农场的拓荒者歌功颂德; 请让我再一次为沙洋农场的父辈们热泪盈眶;请让我再一次为沙洋农场的子弟们奋发图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