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图文 > 有明(有明的爱情故事)

有明(有明的爱情故事)

有明(有明的爱情故事)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布莱克《天真的预言》

   (四连战士有明)

1981年10月初的一天,19岁的有明脱下补了几个补丁的衣裤,换上了崭新的绿军装,南下杭州,走进了省军区教导大队四连的营房。

营房在余杭县的一个山坡下,四周一片茶树林。

冬去春来,部队里的好伙食让有明长高长胖了。训练、站岗放哨、文化学习等部队生活,让不善言辞、怕与人交流沟通的有明变得活跃起来。

连长、指导员都特别喜欢有明这个憨厚、老实、话语不多、平时只是闷着头干事儿的皮肤黝黑的小伙子。


四连驻地不远处的山脚下有几户农家,日子过得清苦。

给生产队放牛的屠叔已经60多岁,生活的艰辛早已将他压得身躯弯驼。

屠叔生有6个女儿,最小的女儿金英读初中了。大女儿、二女儿虽已出嫁,但因为家中男劳力少,吃饭的人多,挣的工分少,日子过的紧巴巴的。


四连的一茬茬兵们,都同情放牛的屠叔家境的贫穷。每次连队吃包子的那一天,几个城市兵都会从口中省几个包子,偷偷地塞给屠叔,调侃他:“老头儿,我给你做女婿,好么?”

屠叔知道这些城市兵秋后要退伍回去的,他们老家的那个城市里会有一份好工作以及好姑娘在等着他们。可是纯朴善良的屠叔每当此时,总是高兴得两眼眯成一条线,眼角皱纹堆成一朵花儿,用他那浓厚的余杭方言爽朗地应答道:“好咯,好咯呀。”

老兵给的几只包子,屠叔舍不得咬一口。他用衣服包裹好带回去给女儿们吃。

花儿一样的女儿们可是他的宝,他总是想方设法让她们吃饱肚子。

屠叔有一个心思深藏心底:农村人没有生个男丁,在生产队里一直被人瞧不起,为了翻身,必须留一个女儿招婿上冂,顶天立地。

至于上门的女婿,人品要好、本分、能吃得了苦。

可符合这条件的大小伙子,谁愿意上门做低头婿哟?何况屠家又是这么个家境。

【有明同连队的战友广森(左一)战友海凌与金英(右一)在她家后山竹园中】

秋风来临,一茬老兵又退伍了。

成了老兵的有明接替老兵,给放牛的屠叔将几位城市兵没有带走的被子、旧衣服送去。

屠叔病了,几天没外出放牛。

有明打量着屠家的三间旧房子,想想千里之外的那个地处南黄海之滨的老家,老家的贫穷是人多地少的缘故,而余杭山多地广,屠家是缺少个壮男人呵。

从此,有明常常少吃两个馒头或包子,省下来送给屠叔。战友们多余的日常物品,他有心地收集起来,送给屠家。只是,他没有城市兵们那么的贫嘴。

渐渐地,屠叔邻家农户们问起屠叔:“有上门女婿啦?”

开始,屠叔否认:“没咯。”

时间一长,屠叔懒得解释,就笑笑说:“有咯!”


又一个秋风初起的时节。

一天,指导员找有明谈心:“你与屠叔家的小女儿谈恋爱啦?”

老实的有明立马吓得一身冷汗骤出,话也不会说了:“没,没有。”

指导员对有明说:“屠叔都已经承认了。他说老五、老六随你选。”

有明吓得眼泪出来了。

他跟指导员把事件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和盘托出。去屠家也没几次,与屠叔见面都在连队外面的山坡地。屠叔曾跟他开过玩笑,说要招他做上门女婿,人家老五不同意,老六才16岁哩,总共只看到过一回,叫了一声叔叔就跑出去玩了。

其实,在指导员找有明谈话之前,听到连队有处分有明之意,已经考取南京军医学校的有明的同乡战友广森,找到指导员将真实的情况作了说明:要说有明真的谈恋爱了,没有事实依据。

指导员知晓有明家境贫寒,父母体弱多病,上有哥哥下有弟妹,家中两间草房太小太旧,参军前有明和哥哥是住在生产队牛屋里长大的。初中毕业的他,来当兵如能转个志愿兵跳出农门,祖坟就冒青烟了。

指导员也是农家出生,知道有明没有说谎。他与连长商量之后,决定将事件搁置一段时日,等等再说。

几个月之后,连队整体调防到几十公里之外的乔司农场。指导员心想,即使你与屠家有姻缘,也不属条令规定的士兵不允许在驻地谈恋爱之列了。

从此,这件事情再没人提起了。

(有明一家3人给乡邻烹饪农家宴席)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呜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心中掂记着有明的屠叔捎信给有明,让他来余杭时有空来屠家串串门儿。

新一轮退伍教育即将开始了,今年退不退伍有明还未想好。

星期天,有明去了一趟余杭。这一次相见,屠叔对有明明说了:你愿意上门做我家的女婿,我把小六子许配给你。

有明同意了。

这一年,有明没有退伍。

第二年初夏,屠家小六子走了几十里的路,来到有明的连队看望有明。

有明爱情的春天来到了。


五年的义务兵生涯结束了。

有明没有回老家,而是来到余杭的屠家,开始了新的生活。


改革的春风吹绿了神州大地。

屠家分得三亩多的山地和数亩水田。勤快的有明与屠叔一起起早贪黑,在山上栽下竹子、茶树,辛勤耕耘。

金英采茶,有明炒茶;金英浇园,有明耕种。日子日渐红火起来。

农闲时节,有明在几十里外的余杭镇上摆起了修鞋摊子,给人修鞋。

那一年春上,有明将离家较远的三亩多山地,与屠家老宅后面二亩多山地的主人商量后做了置换。秋收结束后,屠家拆去了老草房,在竹林青青的山坡前盖起了新砖瓦房。

一家人欢歌笑语,其乐融融。


斗转星移,年长月久。屠家二老年事渐高,老俩口逐渐体弱多病、行动不便。有明用木制独轮车,推着二老去几十里外的余杭医院看病问诊。屠叔屠婶幸福地生活到80多岁。

(有明家的别墅)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四十岁的时候,有明跟人学会了烧菜。从此,夫妇俩给乡邻做起了家宴大厨。

因为价格合理,色香味全,有明的家宴做出了名气。

周围十里八乡的人们,家有红白宴席,都来请有明夫妇前去操办。

几十年来,有明在余杭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年近六旬的他,与人为善,好善乐施。他还被镇区评为十佳女婿。

前几年,有明夫妇在老屋西侧新建起宽大的三层别墅。

楼东边山坡之下,有明用青竹围出好看的竹栅栏园子,蓝莓与桂花树下散养着几十只鸡鸭;房前摆放着他精心侍弄的各式盆景;屋后自家山地,长年竹叶青青。

一座四世同堂的庭院,承载着有明一家安逸惬意的幸福生活。


后记

2020年8月13日上午,有明原四连的战友广森夫妇、有明同乡战友储建夫妇、龙泉、海凌和我坐在有明家宽敞明亮的客厅内,一边饮着金英自酿的蓝莓美酒,一边听着有明夫妇轮番讲述着他们的爱情故事,我们都醉了。


(文中图片选自万元相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