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电影 > 不一样的江湖(不一样的“江湖”)

不一样的江湖(不一样的“江湖”)

不一样的江湖(不一样的“江湖”)  不一样的“江湖”,指的是黑龙江的鸡西。鸡西有江,有湖,可要说不一样,还得要亲身体验一番才行。


“江”当然是指乌苏里江,“湖”则是指兴凯湖。不管是当地人还是到过这里的外地人经常挂在嘴边的还有一句话,就是“谜一样的乌苏里江,海一样的兴凯湖”。

  乌苏里江是中俄界江。我最初知道乌苏里江是当学生时听歌唱家郭颂的《乌苏里江船歌》。“乌苏里江水长又长,蓝蓝的江水起波浪,赫哲人撒开千张网,船儿满江鱼满仓”,每当听到悠扬、清亮的“阿朗赫赫尼那阿朗赫赫尼那阿朗赫赫尼那赫赫雷赫赫尼那阿朗赫赫尼那赫雷给根”,脑子里就会出现“赫哲人撒开千张网”的乌苏里江的景象,当然,这个景象是歌唱家通过他的歌声传递给我的,三分意会,七分想象吧!后来知道乌苏里江是中俄界江。因为从事边防教学科研的缘故,曾两次来到鸡西,来到乌苏里江。到江边的时候,脑子里还想象着“赫哲人撒开千张网”的场景,但映入眼帘的除了几位垂钓的老者,就是北去的江水。

  乌苏里江有一个洋气的名字,后来知道这个名字是从满语而来,意为“下游的江”。如果说乌苏里江是“下游的江”,是不是还有一个“上游的江”?还真是如此,松花江就是“上游的江”。乌苏里江全长905公里,起点在鸡西的虎头,源于中国的松阿察河和发源于俄罗斯的伊曼河在此交汇,开始叫乌苏里江,成为中俄界河,向北而去,在抚远黑瞎子岛注入黑龙江,是不多见的全程都属于界江的大河。与许多大江大河发源于高山流入大海不同,乌苏里江是发源于一个水系流入另一个水系。

乌苏里江起点。伊曼河和松阿察河在此交汇后称乌苏里江。

乌苏里江边的垂钓者。

乌苏里江湿地(来源于网络)

  乌苏里江还是见证了很多历史事件的大江。乌苏里江本是中国的内河,清政府与沙俄签订《北京条约》后,变成了中俄界河。在乌苏里江的起点虎头镇有猛虎山、虎北山、虎东山、虎西山、虎啸山等山包,虽然山不大,但从名称也可看出其气势和险要。当年的日本关东军看中了这里的险要,从1934年起开始修筑要塞。要塞正面宽12公里,纵深30公里,工事坚固,兵员充足,火力强大,日本关东军将其吹嘘为永久要塞,胜过马奇诺防线。就是盘踞在这个号称为“东方的马奇诺防线”的日本军队,在日本天皇宣布投降后仍然负隅顽抗,在苏军的强大攻势下,最终要塞土崩瓦解,8月26日结束战斗,比日本宣布投降晚了11天,虎头要塞之战也就被称为终结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后一场战斗。

位于乌苏里江沿岸虎头镇的要塞分布

虎头要塞的地下工事

  当然,说起乌苏里江和虎头,像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会自然想起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上小学的时候,我们一边听老师讲珍宝岛的战斗故事,一边想象珍宝岛是不是因为像珍宝的样子所以叫珍宝岛啊,可是珍宝又是什么样子呢?等有机会来到虎头,除了看虎头要塞,珍宝岛是一定要看的。当时坐了一个小船,登了岸,上了岛,看到解放军连队的几代营房,映入眼帘的是充满战斗精神的几幅楹联,其中一幅是“身居珍宝岛,胸怀五大洲”,横批是“解放全球”,这种气魄来自于哪里,另一处营房的墙上写的是毛主席语录“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似乎提供了答案。我们来到拖拽苏军坦克上岸的岸边,看着远去的江水和平静的水面,很难不感叹国家的沧桑巨变。中俄两个大国从当年的剑拔弩张,到今天的友好相处,我们这代人算是亲历者。作为从事边防教学科研的一介学人,其中的感触也许更多一些,更深一些。

乌苏里江主航道我方一侧的珍宝岛,1969年的一场战事使这个小岛名闻遐迩。但要窥其全貌,还需远观。果真像一尊元宝镶嵌于乌苏里江主航道我方一侧。

  乌苏里江一带,是赫哲族祖居地之一。赫哲族有着独特的生产生活方式,传统上以狩猎捕鱼为生,现今只有几千人,算是微小民族了。我的印象中,赫哲人就是手持鱼叉,身披鱼皮制成的衣服这样一种形象。他们现在怎样了,当然比较好奇,巧的是在第一次到珍宝岛的时候,为我们提供摆渡服务的恰是一位赫哲族女孩,言谈穿戴与汉族女孩几乎无异。如果不是自己介绍,很难把她与赫哲人联系起来。其实也不奇怪,社会发展了,过去生产生活方式再原始的民族也要发展,共享发展成果,那种为了保持所谓原生态,人为的把一群人限定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供游人参观供学者研究,至少于我而言,无法认同。

赫哲族图腾(来源于网络)

  当然,乌苏里江流域不只是赫哲人的家园,也是满、汉、蒙、达翰尔、鄂伦春人各族人民的家园。尤其是值得一提的,这里是满族先人肃慎族系的发源地,怪不得这里作为满族的龙兴之地,清初曾“禁封”200多年!

  “海一样的兴凯湖”当然是极言其大。兴凯湖其实是由大、小两湖组成。大兴凯湖和小兴凯湖之间隔着一条长约90公里、宽约一公里的天然湖岗。小兴凯湖是中国的内湖,大兴凯湖是中俄界湖。大兴凯湖南北长达100多公里,东西宽达60多公里,面积4380平方公里。大兴凯湖北三分之一的面积为中国,南部属俄罗斯。


兴凯是当地赫哲语的偕音,意为水从高处向低处流。为何会取这样的含义?原来小兴凯湖与大兴凯湖虽然只有一湖岗相隔,但小兴凯湖却比大兴凯湖高一米左右,又因为小兴凯湖多湿地,因而小兴凯湖又有为大兴凯湖净化湖水的作用和功能。大自然的神奇真是无处不在!

湖岗两侧左为小兴凯湖,右为大兴凯湖。小兴凯湖为中国内湖,大兴凯湖为中俄界湖。

  兴凯湖形如“月琴”,湖面巨大,又居于中国北方,故金代有“北琴海”之称;清代后改为兴凯湖,今人也因此称兴凯湖为中国的爱琴海。这里是候鸟的天堂,博物馆介绍说有269种鸟类,其中最有意思的是一种鱼鹰叫“长脖老等”,顾名思义,“长脖”自然是脖子长的缘故,“老等”是何意?原来,这个家伙喜欢独处,非常懒,为了等猎物,可以在水里单腿默等几个小时时间。其实你说人家懒,未尝不是人家的一种生存策略,就像人杰之中有一种叫“大智若愚”者。还有一种鸟叫“海东青”,从名字就透着一股霸气,这是一种猛禽,体态雄伟、羽色深沉,可高空飞翔,是狩猎猛手,为满族先人肃慎族系的图腾。据说,康熙皇帝在北京南郊校场阅兵时,看见臂架海东青的御林军从身边雄壮走过,龙颜大悦,口占一诗,其中有句“羽虫三百有六十,神俊最数海东青。”“神俊最数海东青”,可见海东青在满族人心目中的位置了。

小兴凯湖湿地

矗立于密山口岸的界碑。

  兴凯湖跟乌苏里江一样,曾是我国内湖。清末解禁后,才陆续有垦荒者来到这里进行耕作或狩猎。1860年中俄《北京条约》签订后,兴凯湖变成了中俄界湖。当时俄国人指鹿为马,硬生生将一条小河“变成”“白棱河”,又把“白棱河”变成界河。正是因为“白棱河”变成界河,兴凯湖才一分为二成为界湖。今天我们聊起当年的故事,除了酸楚和叹息,又能怎样!那是历史,只能铭记,过多苛责也无意义。

兴凯湖卫星图像。大兴凯湖我方一侧湖岸犹如月牙一样平滑,弧度规整,胜夺天工

  既然不一样的“江湖”在鸡西,当然也要聊上几句鸡西。不像乌苏里江和兴凯湖,来之前就有所了解,算是慕名而来,我对鸡西的了解则是始于来鸡西之后。还记得第一次来鸡西的时候,曾询问陪同的同志,这个地方怎么叫鸡西呢,好像挺奇怪的地名,有鸡西是不是还有一个鸡东?真是误打误撞,还真有鸡东。原来,这里有一座小山,名为鸡冠山,鸡冠山之东为鸡东,鸡冠山之西为鸡西。中国边地的地名很奇怪的,经常会有重名。说起鸡冠山,除了鸡西以外,辽宁的大连也有鸡冠山,但与鸡西不同,大连的鸡冠山分东西两处,西鸡冠山在旅顺口老虎尾海口,东鸡冠山是日俄战争旧址,也遗存有日军修筑的要塞工事。

  谜一样的乌苏里江,海一样的兴凯湖,是不是与我们看到的江湖不一样?回到刚才那句话,一样不一样,不能靠想象,只有亲自来看一看,才能体验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