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电影 > 扫把的搭档叫什么(扫帚和落耙)

扫把的搭档叫什么(扫帚和落耙)

扫把的搭档叫什么(扫帚和落耙)

平舆民俗实录(133)

扫帚和落耙

梁宏宇

扫帚落耙都是场面子里扬场打落子的工具。

扫帚,平舆人叫扫拂(fu音符),是一种长把儿、大头儿的扫地工具。这种扫帚,一般都是竹竿制作的,把子是锨把粗的竹竿,扫帚头是用细竹枝编织而成,所谓编,就是把一把把竹枝子有层次有顺序地摆放,还要注意扫帚头儿的造型,大体像个桃树叶或杨树叶的样子,这样压实之后,把竹竿把子夹裹在竹枝汇集的一头儿,为了保证绑实系牢,扫帚头儿不掉,扫帚茆(mao音卯)子不掉,还要在被夹裹的竹竿头儿一端横着开一个扁眼儿,用同等宽、半尺还要长的竹披子穿进去,起到把持的作用,用铁丝拧紧,竹枝子就不容易掉了。

这种扫帚,叫大扫帚,是由南方山区生产的。大集体时,有县供销社负责从外地调,分散到各个供销社经营。改革开放后,做这项生意的平舆商人,用大汽车一拉就是一汽车,今年卖不完,明年还卖,算正放不坏。价格由大集体时期的一两块钱,到后来的三五块钱,再到十来块钱,最后十七八甚至二十块钱。

扫帚的作用,在农户家是扫院子,在生产队就是扫场,扬场的时候打落子、扫麦余子。扫地的时候,大扫帚一挥,能扫半间房子的地片。扬场时打落子,经验丰富的劳力,把扫帚舞得龙飞凤舞,一撇一捺,一左一右,稳上稳下,帚帚扫中,扫帚在他手中像玩把笤帚,轻松自如,能从麦稳子这头儿扫到那头儿,把麦余子扫到下风头儿。由于扫的及时扫的利亮,一稳子麦很快就清晰整洁地被扬出来。

落耙是用来搂的工具。它是木制的,一般有七根齿子,齿子都是朝里这一个方向弯的,齿子的长度在八寸左右,这些齿子等距离安装在一根四棱方木上,方木的正中间安上三五尺长的把子,就是一个很标准的落耙。做落耙的木材以当地农村的枣树、楝树、桑树为上等用材,做出的落耙方撑子和齿子结实耐用。落耙这种齿子向里弯、又有一定高度的造型,适合在麦田里搂散落的麦秧子,更适合在扬场的时候搂麦里面的秸秆和草。如果把落耙的齿子朝上,方木撑子挨着地面,无论是小麦、大豆还是玉米,无论是晒还是收,都可以用来把粮食推到一堆、勜(weng音翁)到一块,起到了人工推土机的作用。

大集体时,生产队在麦收季节和秋收季节,常常在拉完作物秧子的之后,突然通知社员轰麦或轰豆子,这个时候,不讲饭做没做好、吃没吃完,一家人孩娃大小全下地,拿筢子搂的,拿落耙搂的(用的是队里的),还有捡的,大家急急忙忙,不分地块,争先恐后,找作物秧子多的地方,搂的果实都堆在一起,由小孩儿或老人看着。遇到这种情况,一个村其他队的群众也蜂拥而至,甚至外庄的群众也闻风而至,一块地里黑压压都是人,激动的喊叫声,幼儿的哭闹声,飞快的身影,飞舞的筢子和落耙,既热闹又动人,那场景激动人心,至今仍历历在目,却又难以忘怀。所谓轰麦或轰豆子,就是这样。还有轰红薯的、轰苞谷的,大致是一样的,只是采用的工具不同罢了。

扫帚和落耙各有千秋,作用大不相同,但在扬场打落子上可是不谋而合。麦稳子拢好后,扬场的时候,一个扬家,一个打落子的,基本上是两人组合,但也有三人组合,就是一个人拿扫帚扫和拿落耙搂,分成了两个人来干。扬家往天空扬,拿扫帚的在一边扫,把麦子中间的秸秆和杂草扫出来,如果杂草和秸秆多,又扫不动,这个时候落耙就派上了用场,它能从麦堆里把掩埋的秸秆杂草搂出来,搂到麦稳子的一头儿,过后处理。如此这般,反反复复,落耙和扫帚一起跟扬叉扬锨配合得天衣无缝、一清二白,最大可能地减少了扬场过程中的劳累和麻烦。这个时候,二者可谓是最和谐的搭档。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联合收割机大流行时,落耙就识趣地退出了农村生产大舞台。进入二十一世纪后,扫帚的命运也发生着变化,有晒粮食的农户还会用到它,平时里扫地扫大街,已经成为城市文明创建和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必不可少的简易又实惠的工具。

2020年7月6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