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电影 > 杨国跃(老山十五勇士永耀军史)

杨国跃(老山十五勇士永耀军史)

杨国跃(老山十五勇士永耀军史)

在八十年代的老山轮战中,有一个高地的名字如雷贯耳,全军皆知,这就是“李海欣高地”。

像先辈们创造的塔山、黑山、上甘岭英雄传奇一样,“李海欣高地”已成为新时期我军军魂的象征,是永耀军史的一座丰碑。

在1984年老山“7.12”防御战斗中,14军40师步兵119团3营8连代理排长李海欣带领战友们,以十五颗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赤诚之心,以压倒一切敌人和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的大无畏革命气概,在我炮火和友邻部队的支援下,奋勇打退了越军一个加强营的六次疯狂进攻,取得了毙敌百余名的辉煌战果,打出了国威、军威,用满腔热血谱写了一曲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壮丽凯歌。

1984年9月4日,中央军委授予李海欣全国一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1984年9月,昆明军区授予坚守在142号高地上的15名战士为“老山十五勇士”荣誉称号,并将142号高地命名为“李海欣高地”。

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的张又侠上将,时任步兵119团团长,他亲自指挥了这场战斗。

这是119团前方指挥所主要成员正在指挥作战,左起:昆明军区作战部干部训练处长段光翰、团长张又侠、政委黄明贵、参谋长李明书、副政委张永仁。

“李海欣高地”又称142号高地,位于越南河宣省渭川县那拉村和清水村之间,北距中越边境约1.4公里。该高地海拔约300米,长约75米,宽约50米,面积不到300平方米,地势南陡北缓。

142号高地其北距我军坚守的146号高地约260米处,南距越军占领的无名高地约200米。146号高地是我军在这一地区的核心阵地,142号高地作为146号高地的警戒阵地,直接与越军阵地近距离对峙。在142号高地南侧稍远处,耸立着海拔634米的小青山,是这一地区的最高点,为越军所占据。

1984年4月28日,我军对盘踞在老山地区一带的越军发起了进攻,收复不少阵地。不久我军由进攻转为防御,负责防守142号高地的,正是由李海欣带领的15名战士。


142号高地作为前沿阵地,也是越军必争之地,因此这里的战斗也比其他地区要激烈的多,越南军队没日没夜的炮击142号高地。

李海欣等15名战士,就像是铁钉一样牢牢地钉在阵地上,任凭越军狂轰滥炸也无法前进一步。

越军不甘心失败,经过精心准备后,越军集中了加强师规模兵力,于1984年7月12日突然向我军防守的老山诸阵地发动凶猛反扑。

7月12日凌晨5时许,战斗正式打响,142号高地成为首当其冲之地。

此时,防守松毛岭、那拉地区诸高地的是昆明军区陆军第14军40师119团。其中,在142号高地上的是该团3营8连3排9班,配属2排4班和营重机枪连一挺重机枪,人员共15人,由3排代理排长李海欣指挥。

进攻142号高地的越军,为步兵316师174团1营。该团是越军首批组建的主力步兵团,在抗法、抗美战争中功勋卓著,被誉为“运动战的先锋”。

这次攻打142号高地我军一个班级阵地,越军174团1营一下子就投入了两个加强排,企图乘天黑雾浓偷袭中国守军,毕其功于一役。

当越军摸到距离142号高地堑壕30米处时,被阵地上的9班观察哨发现。

李海欣闻讯后,一边向连指挥所报告情况,一边命令全体人员进入战斗准备。尔后自己带领5名战士赶到阵地一侧,埋伏到草丛里,近距离观察敌人。

当越军接近堑壕时,李海欣一声令下,重机枪首先开火,当即打倒了多名越军。同时阵地上的战士们将集束手榴弹扔向敌群,并用冲锋枪猛烈射击,一举将偷袭上来的越军打了下去。

眼见偷袭不成,越军很快向142号高地连续打了几排炮弹,随后以火力掩护一个加强连,从东、南、西侧分三路扑了上来。冲在前面的越军在距堑壕20多米时突然投出炸药包,借着爆炸的硝烟掩护,有20余名越军从北侧突入了堑壕。

李海欣立即命令9班长杨国跃带领4名战士沿堑壕反击,近距离射击、投弹毙敌十余名,把立足未稳的越军又赶出了堑壕。

在阵地的另一侧,越军仍在蜂拥而上。李海欣用冲锋枪连续打倒了4名越军,接着按响了一枚定向地雷,当即将越军炸倒一片,其余敌人慌忙退了下去。

就在这时,李海欣的左胸中了两枪,血流不止。战士张庆龙急忙跑过去要为他包扎,李海欣推开张庆龙,抓起冲锋枪继续向越军猛射,边打边喊:“小张,别管我,快去消灭敌人!”随后,他忍着剧痛向前爬去,又按响了一枚定向地雷,炸得越军在阵地前连滚带爬。

9班长杨国跃发现李海欣负了重伤,跑过去给他包扎伤口,但因伤口太大,血一直止不住。李海欣用后背靠着堑壕坐起来,对杨国跃说:“9班长,我不行了,阵地交给你了,就是剩下一个人也不能退!决不能给祖国丢脸!”

这时越军又冲上来了,杨国跃只好转身去迎击敌人。李海欣则顽强地爬到了第三处定向地雷点火点旁,将地雷引爆。就在这时,越军扔上来的一颗手雷在他身边爆炸,李海欣壮烈牺牲。

越军向142号高地发起的多次冲锋,都被我军打了下来,于是越军又以猛烈的炮火向142号高地轰击,将堑壕炸平,将重机枪炸飞,将电话线炸断,炸得整个阵地全都笼罩在了硝烟中。

由于李海欣随身携带的861指挥机也被炸坏,142高地中断了与146号高地连指挥所的联系,也无法呼叫炮兵支援。

杨国跃命令战士们拉开距离,二、三十米一个人,不管伤到哪,有一口气就打!

为了和连里联系上,杨国跃命令通信员唐友国跑步到连指挥所报告情况。唐友国跃出堑壕就向山下跑,不料前面的乱石堆里突然钻出来3名越军。唐友国当即先敌开火,打倒了2名越军,随后自己也被敌人击中而牺牲。

机枪手周忠烈冲过去想抢救唐友国,连续击毙3名越军,之后胸部中弹倒在了弹坑里。他带伤坚持向敌人射击,直到打光了身上的子弹。3名越军扑上来想要活捉他,周忠烈猛地拉响了一枚手榴弹,与几个敌人同归于尽。

面对越军的反复进攻,杨国跃带领战士们在硝烟烈火中与敌奋战,一次次将越军打了下去。

战士李国文、刘家富坚守在高地北侧。

激战中,李国文被越军的炮弹片击中头部,牺牲时手里仍紧握着被炸断的半截冲锋枪。

刘家富只身与越军周旋,依托弹坑顽强打击敌人。在击毙了4名越军后,他身负重伤,子弹也打完了。眼见一群越军跳进了堑壕,走到他身边时,刘家富突然拉响了两枚手榴弹,与4名越军同归于尽。

在先后打退了越军五次进攻后,142号高地上的15名官兵已阵亡5人,活着的10人中有9人负伤,其中5人是重伤,杨国跃的腿部也受了轻伤,只有战士蒋志华没有负伤。

此时高地上除了一条坑道还比较完好外,其余工事都被越军的炮火炸平了。杨国跃命令将伤员转移到坑道内,并组织检查和补充枪支弹药。

不久,越军又组织一个连的兵力向142号高地发起冲击。由于无法与上级取得联系,得不到炮兵支援,杨国跃知道不能再硬打了,要保存力量。他指挥战士们互相帮扶,退入坑道内坚持战斗。

6时05分,越军终于冲上了142号高地表面阵地,没有发现活着的中国士兵,不禁欣喜若狂,举着枪欢呼跳跃着嚷成了一片。

在146号高地上的连指挥所与142号高地的3排人员联系不上,又发现142号高地上都是越军,以为坚守人员已全部牺牲,立即向上级报告。

119团团长张又侠闻讯后大怒,命令团炮兵群,立刻以猛烈的火力,急袭142号高地表面阵地及其前沿。

瞬间,一发发炮弹飞向142号高地,炸得阵地上的越军狂呼乱叫,东躲西藏。

杨国跃带领战士们退守的坑道是越军留下的,有15米长,呈“之”字形。越军占领高地表面阵地后,起初不知道坑道里还有解放军。为了躲避我军的炮火,越军就往坑道里钻。杨国跃立即指挥战士们开火,钻进来的越军倒成一片,其余的连滚带爬退出了坑道。

杨国跃组织战士们利用坑道的拐弯隐蔽自己,以轻伤员守洞口,重伤员压子弹,坚决进行抗击,一次次将企图冲进来的越军击退。越军一时打不下坑道,便用火力封锁住坑道口,组织兵力继续向其他高地进攻。

由于我军炮火极为猛烈,越军接连受挫。打到上午9时许,越军174团1营伤亡惨重,已无力扩展战果。

我119团趁机组织预备队向前集结,准备反击。下午13时25分,3营出动两个班兵力,在炮火掩护下分组向142号高地跃进。

在坑道中的杨国跃,听到外面的炮声和枪声愈加猛烈,估计可能是主力发起了反击。于是将轻重伤员搭配编成4个小组,带着战士们悄悄摸出了坑道。

此时阵地上除了成堆的越军尸体外,已没有了敌人。

杨国跃立即指挥大家,寻找阵地上的有利地形为依托,向山下正在溃逃的越军射击。

15时05分,两个打反击的班冲上了142号高地,高喊着“诺松空依!(越语缴枪不杀)” 杨国跃连忙高声喊道:“别打,是我们……!”

战友们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激动不已,都泪流满面。随后,大家集中火力,继续追歼逃敌。

8连3排15勇士与越军1个营鏖战10小时,先后打退越军六次轮番冲击,共毙敌104人,缴获轻重机枪3挺、各种枪支12支及军用物资一批。

这次战斗也被称之为“7.12大捷”,从接手142号高地到7.12大捷,李欣海等15名战士共坚守了55个昼夜,未丢一寸土地。

张又侠曾经回忆说:“我这一生最痛快的一天,莫过于7月12日,那天最痛快的,一是师长通知,炮弹运上来了,放开手打!二是142高地,还有我们的人!”

在当年的八一建军节招待会上,中央军委常务副主席杨尚昆举杯向参加老山作战的英雄模范敬酒,他激动地说:“前线回来的英雄们,你们的功绩将载入我军史册,祝你们在部队建设中继续成长,再立新功!”当听说杨国跃是不久前参加过“李海欣高地”战斗的英雄后,他还特意为杨国跃举杯:“为‘李海欣高地’的英雄们,干杯!”

战前,根据上级的要求,119团宣传干事杨健为每位官兵都拍摄了“标准像”,这是为牺牲所做的准备之一。

三十四年过去了,虽然许多人和事已经淡忘,但英雄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让我们记住“十五勇士”的英雄壮举,记住勇士们那一张张年轻坚毅的青春面庞吧!牺牲的烈士永远定格在那青春岁月,他们永远值得铭记。参战老兵的身影,仍彰显着曾经的勇敢和辉煌。战场上的老照片让我们又回到从前,当年的枪炮声、喊杀声犹在耳边回响……

李海欣烈士,代理排长,河南省临颍县人,汉族,1962年8月出生,1981年1月入伍,1983年10月入党。在战斗中,他带领十四名战士打退了越军一个加强营的轮番进攻,最后壮烈牺牲。部队为他追记一等功,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周忠烈烈士:机枪手,贵州省雷山县人,苗族,1963年12月生出,1983年1月入伍,1983年8月入团。在战斗中,他机智灵活,歼敌二十余人。他在负重伤的情况下,毅然拉响手榴弹,与围拢来的敌人同归于尽。部队为他追记一等功,被昆明军区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刘家富烈士,战士,云南省永善人,汉族,1964年4月出生,1983年1月入伍,1984年5月入团。在战斗中,他毙敌十余名,负伤后仍坚持战斗,在子弹打光的情况下,毅然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部队为他追记一等功。

唐友国烈士,边防某部八连战士,四川省大足县人,汉族,1965年8月出生,1984年1月入伍,同年7月入团。在战斗中,他作战勇敢,机智灵活,毙敌四人。他奉命回连报告敌情,在杀出重围中,他勇敢地冲进敌群,毙敌二名,最后壮烈牺牲。部队为他追记一等功。

李国文烈士,战士,云南省临沧县人,1962年8月出生,1981年1月入伍,1982年6月入团。在战斗中,他负重伤坚持不下火线,直至壮烈牺牲。部队为他追记一等功。

杨国跃,班长,云南省云县人,汉族,1963年5月出生,1982年1月入伍,1983年3月入团。在战斗中,他在代理排长牺牲后,挺身而出,指挥作战,并毙敌十余名,荣立一等功,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夏锦忠,机枪射手,贵州省瓮安县人,汉族,1963年2月出生,1982年1月入伍,1984年2月入团。在战斗中,他勇敢战斗,救护战友,他的机枪被炸飞了,但他捡起其它武器坚持战斗,一连毙敌六名,荣立一等功。


胡友文,战士,云南省永善县人,汉族。1963年12月出生,1983年1月入伍,1984年7月入团。在战斗中,他身负重伤后仍坚持战斗。在反击占领我表面阵地之敌时,他第一个冲出坑道,击毙敌人封锁坑道口的机枪手,荣立一等功。


董朝贵,战士,云南省武定县人,汉族,1962年4月出生,1982年1月入伍,1983年8月入团。在战斗中,他多处负伤,仍然在阵地上顽强战斗,荣立二等功。

段春和,机枪副射手,云南省龙陵县人,汉族,1965年5月出生,1984年1月入伍,同年7月入团。在战斗中,他头部负伤仍不下火线,一直坚持战斗,荣立二等功。


蒋志华,班长,云南省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人,汉族,1962年8月出生,1981年11月入伍,1982年6月入团。战斗中,在代理排长牺牲后,他协助九班长杨国跃指挥战斗,荣立三等功。

张庆龙,战士,云南省保山人,汉族,1964年1月出生,1984年1月入伍,同年7月入团。在战斗中,他临危不惧,带伤坚持战斗,先后毙敌五名,荣立三等功。

彭明林,班长,四川省巴中县人,汉族,1962年12月生,1981年1月入伍,1983年10月入党。7月12日凌晨,他及时发现敌情,迅速报告上级,为夺取战斗胜利做出了贡献,荣立三等功。

陈光满,战士,云南省宣威县人,汉族,1962年4月出生,1982年1月入伍,同年6月入团。在战斗中,他勇敢顽强,带伤坚持战斗,荣立三等功。


马平华,战士,四川省叙永县人,汉族,1963年11月出生,1982年1月入伍,1984年1月入团。在战斗中,他不怕流血牺牲,带伤坚持战斗,先后毙敌五名,荣立三等功。

以战斗英雄李海欣为代表的老山“十五勇士”,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英雄群体中的杰出代表。

以史为鉴,才能更好地开创未来。特别是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赴汤蹈火做出牺牲和奉献的勇士,无论时代如何变化,他们的光辉事迹和英雄形象,都应该永远留在历史的丰碑上。

时隔三十四年,借助美篇能够将十五位战士的年轻形象和当年战场的景况,向年轻的朋友们作个简略的介绍,笔者感到了一丝欣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